人氣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討論-第1166章 義薄雲天看書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我有一柄打野刀
面对着蜂后的疑问,顾判没有太多迟疑,直接以相当诚恳的语气道,“算是专门来找你的吧,主要是不久前刚刚从太阴元君那里得到了关于你的消息,念想着我们也算是很久不见的老朋友了,过来探望一下也是应有之意。”
他轻轻一招手,珞水便化作一道寒光,重新回到了刀鞘之中。
陋狗也悄然消失在了雨幕之中,进入到不见不闻的状态之内。
至于一向胆小的火灵墨焰,从头到尾就没有从他的身上下来,老老实实扮演着抽象派纹身的角色,没有任何的犹豫和动摇。
拍了拍不甚安分的缺月魔刀后,顾判面带微笑接着说道,“本来还对蜂后陛下的情况有所担忧,不过看到你如此光彩照人的样子,倒是有些出乎了我的预料。”
“吾的状态并不好。”
她虽然这么说,但表情和语气都很平静,“或者换一种更加准确的说法,在可以预见的一段时间内,吾的状态甚至将会变得越来越不好。”
他闻言便又笑了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哦?那究竟是为什么呢?”
“因为吾没有办法。”
“没有办法?我看蜂后陛下是不知死活。”
“才刚刚招惹了九幽之主,你说你老老实实跑路不就完了吗,结果转过头没多长时间却又交恶了月华之主,如果论起作死程度,诸天诸域,万千生灵,我只服你一个。”
面对着如此直白不加掩饰的嘲笑,蜂后却依然保持着平静,和刚才没有什么变化。
“吾亦不愿如此,但是从那一次不慎落入到九幽之后,许多事情便已经超出了吾的掌控范围,所以吾没有办法,只能是在有限的狭小空间内,带着沉重的镣铐转圜腾挪,希望能够寻找到脱身的机会。”
顾判点点头,收敛笑容很认真地问道,“那你找到了没有?”
“没有,至少现在还没有。”
“也挺好。”他很快又笑了起来,“看你的意思,虚空纵横它也不好使啊。”
“吾的实力层次不到,还当不起虚空行者的称谓,所以无法摆脱那两位的钳制也是正常。”
“原来不是虚空纵横不好使,而是给了你机会你不中用啊……”
“黑山君所言不错,正因为吾还未成为真正的虚空行者,没有真正参悟虚空纵横的奥妙,所以才无法摆脱九幽与月华的束缚枷锁,说到底,确实是吾不中用所造成的结果。”
蜂后说到这里,深深看了顾判一眼,眸中显现出无数复眼,同时亮起不同颜色的幽幽光芒,“不过,黑山君如此关心吾的事情,反倒不如关心关心自己。”
“吾观你现在的情况,还要比吾严重很多,几乎没有挣脱束缚的可能。”
“唉,没有办法,我这个人就是出了名的忠肝义胆、义薄云天,为朋友两肋插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所以我自己的事情不急,一点儿都不着急。”
“更何况给那几位伏低做小也没什么不好,没事儿还会被赏几块骨头啃一啃,这么好的事情别人求还求不来呢,你说我着什么急,根本就是乐在其中,其乐无穷才对。”
蜂后默默盯着他看,似乎是想要探寻他的真实想法,但不管是怎么观察,看到的都是发自内心的真挚与诚恳笑容。
甚至还有一点点的狂热包含在内。
沉默片刻后,她只能是低声叹了口气道,“黑山君倒是看得开。”
顾判理所当然道,“就像是你说的,咱也是没有办法,快快乐乐是一天,忧愁焦虑还是一天,那为什么不让自己快乐开心一点呢?”
她再次陷入沉思,“既然如此,你开心就好。”
“这话听着怎么就不是那个味道呢?”
顾判接了一捧雨水抹了把脸,眉头微微皱起,忽然却又笑了起来,“你其实是在羡慕我对不对,羡慕我得到了一位洞天之主,一位虚空行者,还有两位元始神主的器重,再想到自己无依无靠的孤独与寂寞,便对我投来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对不对?”
“吾会羡慕黑山君?当真是这段时间以来听到的最大笑话……而且吾认为以黑山君如今的高度层次,应该不会不知道,被这几种力量缠身到底意味着什么,也应该不会不知道,类似这样的力量越多,其实就相当于身上的锁链越重,直至压迫到让你无法呼吸,连生死都不由己。”
“呵……蜂后陛下不就是想说我身上被栓着狗链子吗,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有话直说就好,没必要遮遮掩掩的,显得抠逼索索很不大方……”
他坐在大石头上絮絮叨叨说着,任由倾盆落下的雨水将自己从头到脚都浇了个透湿,也没有御使三昧真火烘干身体。
而在他对面,那道纤细修长的身影同样衣裙尽湿,将内里妙曼的身姿若隐若现显露出来,充满了令男人为之疯狂的湿身诱惑。
顾判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光,就那样直勾勾盯着她看。
蜂后也毫不在意他的目光,任由他的视线在这具身体上来回巡索。
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低低叹了口气,“阴小湿大,你现在的样子,就是阴小湿大啊。”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黑山君说的倒是不错,可惜时光不能倒流,再也无法回到过去,改变吾当初所做的选择。”
顾判听了这话,难以抑制地又笑了起来。
笑声越来越大,直到将眼睛里面都笑出了幽幽白炎,出现在视线中的再不是那个充满了诱人美感的女体,而变成了一只盘卧在大石上的雌蜂虚影。
诡异、狰狞、恐怖、邪恶。
美好的事物总是转瞬即逝。
唯有丑陋才更加深入人心。
想到此处,顾判忽然笑容一敛,迎着她的目光毫无征兆问道,“你前一段时间是不是见过金狼神?”
蜂后没有什么犹豫便微微点头,“见过。”
他瞳孔微缩,没想到竟然从她这里得到了这样一个肯定的答案。
我的圣体前女友
“那它现在在什么地方?”
“黑山君想要找它?”
“当然要找,你或许应该知道,金狼神是业罗初圣养的一条狗,后来初圣罗叶神魂俱灭,肉身不存,才让它不小心流浪在外,吃尽了各种苦头,尝遍了世间冷暖……”
“现在我作为业罗后圣已经发达了,对于宗门长辈的宠物,自然要找回来好好养着,没事儿就给它丢几块肉骨头过去,免得它那么大岁数了还要在外面去翻垃圾堆找吃食,饿坏了自己的身体。”
蜂后自现身以来,第一次露出些许古怪的笑容,缓缓摇了摇头道,“如果你早一点见到吾,和吾说起此事,或许就能把它牵走了。”
“只可惜,你说的太晚了。”
“它已经被别人牵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