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a478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刑警使命笔趣-第1243章 步步緊逼-bhhmu

刑警使命
小說推薦刑警使命
“黛月,这么巧,又见面了!”
萧百里走过来,端着鸡尾酒,笑哈哈地跟陈黛月打招呼,叫得贼亲热,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啥亲密关系呢。
与此同时,萧百里又向闵大姐点了点头:“闵大姐,你好!”
礼数倒是相当周到。
闵大姐笑哈哈地点头回应。
相对来说,闵大姐在圈子里比萧燕燕受欢迎,原因无他,闵大姐脾气好。
虽然有时候也端着,摆点谱,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好说话的。
甭管认识不认识,也甭管她对你印象好坏,一般来说,不会随便给你甩脸子。
这也是大多数从底层一步一个脚印走上来的大人物的特点。
当他们还在基层奋斗的时候,确实是没那个资格拿捏,久而久之,就形成“平易近人”的习惯了。
不过你要注意,这种平易近人,更多的时候,只是一种表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大人物的一种保护色。
你要真觉得他很好接近,可以随便点,那你就错了,很可能会吃个大亏。
陈黛月款款起身,举起酒杯,和萧百里碰了一下,微笑说道:“萧主任,您好!”
萧百里也是有职务在身的,还是某个实权部门的主任,职位不算多高,手里权力不小。
哪怕他再不成器,老萧家也会给他安排个这样的位置,一方面是老萧家脸面需要,另一方面,也是给他一个“吃饭”的地方。
萧百里到底也是三十好几快四十岁的人了,总不能还见天的给家里要“零花钱”吧?
听了陈黛月这个拒人千里之外的称呼,萧百里脸色就微微一沉。
他本就是过来找茬的,也就没必要太客气。
“黛月,在星州的时候,是你招呼我。
怎么到了首都,也不跟我打个招呼?
让我好好招待招待你?”
“萧主任客气了,我也是昨天刚到。”
陈黛月嘴里和萧百里说着话,目光却直接落在了他身后的蒙哥脸上,双眼微微一眯。
她听说过这个人!是萧燕燕身边最得力的“私人顾问”,身份地位,大致和苏越在她身边差不多。
现在萧燕燕自己不过来,却让蒙哥跟着萧百里过来,到底想干什么,陈黛月已经猜到了,心中不由得一沉。
苏越现在的情形,她当然是清楚的。
医生说得很明白,这段时间,苏越必须静养,千万不能做什么剧烈运动,否则后果难测。
早知如此,就不该带他一起来首都。
但是现在,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陈总,您好!”
蒙哥举起手,向陈黛月打招呼。
“请问你是?”
陈黛月淡淡看着他,淡淡问道。
我知道你是谁,但不代表着我必须让你知道我知道你是谁!“蒙哥!”
蒙哥自我介绍。
“陈总,早就听说,你身边有一位高人,是个绝世高手,不知道是不是就是这位啊……”蒙哥干脆利落地转向苏越,一点不拖泥带水。
苏越笑了笑,淡淡说道:“蒙先生夸奖了,我不过是陈总的秘书,不是什么高人,更不是什么绝世高手。”
“哎,苏先生何必那么谦虚?
我辈练武之人,心直口快,不玩虚的。”
蒙哥哈哈大笑,笑声震动四方,顿时就大多数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苏先生,我是蒙哥,也练过几年假把式,今天有幸见到真正的顶级高手,真是幸会啊……”说着,便朝苏越伸出了蒲扇般的大手。
本就是来找茬,又何必玩什么虚的?
干就一个字!省得夜长梦多。
实逼此处,苏越也是无奈,只能伸手和他相握。
这一瞬间,一贯镇定自若的陈黛月,脸上也飞快地闪过一抹紧张之色。
两只手掌相握的瞬间,苏越只觉得一股磅礴的巨力直冲过来,苏越早已有备,立马提气防守。
在自己有伤在身的情况下,对攻可不是首选。
只要能守稳,就有机会避过这场争斗。
苏越实在不想在毫无胜算的时候和蒙哥做生死之斗。
智者不为。
然而事实证明,苏越还是低估了蒙哥的力量,这一股磅礴巨力,根本就不是轻易可以抵挡得住的。
顿时轻轻闷哼了一声。
蒙哥双眉微微一扬,心中雪亮。
原来此人有伤在身。
这就更好了,完完全全的胜券在握啊。
老实说,一开始过来的时候,蒙哥也还是比较谨慎的,就好像苏越听说过他的名声,蒙哥也听说过苏越的名声。
在“江湖上”,苏越可不是默默无闻的。
江湖就那么大,高手就那么多,彼此听说过对方,相当正常。
蒙哥尽管对自己身手极端自信,却也不想阴沟里翻船。
这些年来,他在萧燕燕身边始终屹立不倒,靠的并不是凶神恶煞的外表,靠的是谨慎小心。
现在知道苏越带伤,蒙哥心中最后一丝警惕之意,也抛到了九霄云外。
“苏先生,既然大家都是同道中人,那咱们就在这里切磋一下,如何?”
蒙哥直截了当地提出了挑战。
“在这里切磋?
这里好像不是比武的地方吧?”
陈黛月及时插了进来,蹙眉说道。
她太了解苏越的性格了,这是个宁折不弯的男人,面对着蒙哥的当面挑衅,哪怕明知必输,也绝不会退缩。
可那样的结果,却不是陈黛月能够接受的。
蒙哥哈哈一笑,说道:“没关系的,陈总,我们武术节有句话,叫拳打卧牛之地。
像苏先生这样的高手,应该是没问题的。
我们只需要一小块地方就够了,保证不会打烂这里的坛坛罐罐……”“苏先生,你说是吧?”
“早就听说苏先生的鼎鼎大名,连萧大少都对你赞不绝口。
你看,现在大家都挺期待的,我们就在这里随便耍耍,就当给大家逗个乐子,怎么样?”
“苏先生不会是浪得虚名吧?”
蒙哥的话,听上去条理分明,却每一句话都扣得很紧,死死地扣住苏越,逼得他除了主动认输之外,就只能接受挑战。
萧燕燕就在那边看着呢,蒙哥也是无路可退。
苏越的双眉,微微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