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2hl超棒的都市言情 蘇廚 愛下-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五臺山鑒賞-9lrrl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五台山
耶律慎思和萧惟信低声商议了几句,萧惟信说道:“要是这样,陛下那里可能会同意,不过僧侣嘛……可否不由大相国寺派遣,五台山的行不行?”
薛通笑道:“留后不要想差了,你们急需的药品,一半还得着落在大相国寺头上,五台山的和尚们也不通医术啊,去辽国干嘛?超度吗?”
耶律慎思说道:“那可否这样,让五台山的僧侣们也加入进来,多一个人多一分力嘛。”
薛忠心头清楚得很,窦舜卿早就接到了商贾们的情报,言契丹遣蔚、应、武、朔等州人来五台山出家,以探刺边事。
不过假作不知:“若是能请得动五台山的禅师们参与,那可就真是太好了,五台山离辽国近,想必不少禅师在辽国都颇具声名,如此一来也可减轻贵国百姓对我们的抵触。”
“不过这是苦差事,禅师们每日修行打坐,怕是过不了苦日子,总还得自愿才好,我这便回去禀告官人们,让他们贴招榜。”
“还有一事。”耶律慎思说道:“薛兄,援助抵达之前,四通能否先借我一些粮食,周转数日?”
薛忠叹了口气:“唉,此次长城以南被灾,情况有些悲惨,要不是蝗虫不能渡海,怕是鹿岛獐子岛都难逃,我倒是在那里备有一些粮食,给兄长筹措万把石都没问题。”
“不过老家有句俗话,救急不救穷,而且我也只是一介管事,做不了更多的主啊。”
“两位官人,其实,能不能自己想想办法?”
耶律慎思急道:“如果有办法,我还能找薛兄你借粮吗?”
薛忠抠着没几根胡子的下巴:“其实吧……对了,这次拉绢钞过来,你看我们四通商队护卫的马匹怎样?”
耶律慎思说道:“那些马都相当不错。”
薛忠笑道:“你看,大宋如今其实不缺好马,既然都不缺了,那贵国的马禁是不是可以开一开?匹马入宋死全家这样不友好的法令,是不是可以去一去了?”
耶律慎思和萧惟信对视了一眼,不说别的,这死胖子这次骑来的马就让两人眼馋,听胖子说,是女直人送到獐子岛上贸易的。
薛忠说道:“你们这样做,除了白白便宜女直,什么好处都没有。他们的马可不比你们差,而且也没有什么顾忌。”
“对我而言,从他们手里买,跟从你们手里买,其实都一样。”
“鸭渌江南岸,贵国的势力也虚弱,如今女直人就从那边运马,到河口上我们的船,那生意,啧啧啧……”
“不过如此一来,大宋就多了海运两百里的麻烦和损耗,要是能从白沟馆购入,兄弟我的业绩,那可就漂亮了。”
“要不,两位跟贵上说说?万一贵上就同意了呢?”
耶律慎思想想也是这个道理,说道:“此议倒是不错,我们可以试试看,如果陛下同意,那可就解了两道这场大难了。”
薛忠说道:“那我们就各行其是,争取早日救得黎民百姓脱离苦海!”
……
五台山,自唐代时就已经成了佛教圣地,文殊道场。
经过后周辟佛运动,五台山一度衰败了下来。
大宋立国之时,太宗刚刚平晋,就在太原平晋寺,诏见了五台山鹿泉寺沙门睿谏,且询问了台山兴建之由,又赐予许多财物,令建太平兴国寺。
下诏“五台深林大谷,禅倡幽栖,尽蠲税赋。”
太平兴国五年,太宗又诏修五台真容、华严、寿宁、兴国、竹林、金阁、法华、秘密、灵境、大贤十寺。
太平兴国七年,十寺修建完毕,赐鹿泉寺为太平兴国寺。
从此之后,五台山寺庙“雕梁榱栋,焕然一新”,佛教开始重新昌盛。
景德四年,真宗敕五台山真容院建重阁,设文殊像,又赐额“奉真阁”。其“绮焕殊丽,映曜林谷”,盛极一时。
到了如今,五台山共有寺庙七十三座,几乎便恢复了唐代规模。
真容寺里,一名中年儒生正与自己的妻子一起,欣赏精美的文殊造像。
殿阁左右两壁上雕有三头六臂的准提佛母和八臂的摩利支天像。
佛母前双手合十,后上双手各捧日、月,后下两手左持镜右握才印,才印上刻“仙佛同宗“四字。
支天八臂各手分执日、月、玲、标、绳等法器,与佛母遥相对应,横眉怒目。
大殿后壁,塑有多变的善财童子五十三参,活泼可爱,与两侧的佛母和支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大殿中间,端坐着驾乘狮子的文殊菩萨。
菩萨顶结五髻,代表着文殊菩萨的五种智慧:大圆镜智,妙观察智,平等性智,成所作智,法界体性智;
以及五方佛:东方阿閦佛,西方阿弥陀佛,南方宝生佛,北方不空成就佛,中央毗卢遮那佛。
一手持手持如意,象征智慧成就。另一手持经典,代表智慧的思维。
座下狮子,表示威严猛厉、所向披靡、无坚不摧、战无不胜。
这个大殿虽然远处河北,但是工艺却是顶级的宫廷内将作的手艺,除了规模小一些,其精美程度,丝毫不比大相国寺的大雄宝殿三圣像稍差。
那读书人看着庄严精美的菩萨造像:“世人心里,如何是佛?”
那妻子挽着自家夫君的胳膊,微笑道:“当年你不是说无佛吗?”
那读书人看着自己灵慧的妻子:“又揭我的短处,到今天,我也不知道到底有佛没佛了。”
那妻子微微一笑,也不再说话。
读书人乃是张商英,这个人的仕途,可谓太不通达了。
当年面折章惇,反而被骄傲到极点的章惇所欣赏,推荐做了谏官。
后来张商英又推荐了舒亶等人入御史台。
张商英在任上攻击枢密,枢密院文彦博、吴充、蔡挺尽皆挂印,赵顼为了朝政平衡,将之贬到了荆南。
章惇做了参政,再次启用张商英,结果舒亶弄权,为了将张商英从谏院弄走,恩将仇报,把当年张商英为自家亲属请求的私信报告给赵顼,导致张商英再次落职,贬监江陵县税。
一直蹉跎到了如今,张商英对仕途的心思也淡了很多,也不去赴任,带着妻子闲游。
结果在相州收到了苏油的一封私信,张商英读完之后辗转反侧了一夜,最终还是来到了五台山。
夫妻俩游览佛寺,不知不觉就想到了当年。
当年张商英初仕不久,有一天进入佛寺,看到藏经阁内一帙一帙的《大藏经》庄严整洁地摆放着,很不高兴,说道:“吾孔圣之教,不如胡人之书耶”
回到家中,张商英摆好纸笔,夜坐长思。
妻子向氏问曰:“何不睡去?”
张商英回答:“吾正欲著无佛论。”
向氏曰:“既言无佛,又为何要作论呢?当你有了著论之心,不就已经证明有佛了吗?”
张商英默而止之。
后来又见佛龛前妻子用的《维摩诘经》,信手开视,读到上面一句:“此并非地大也不离地大。”倏然会心,于是取下来细读。
妻子向氏又问他:“非要先读此经始可著无佛论吗?”
商英闻而大悟,开始跟着妻子一起读经,研究佛法,还给自己取了个号,叫“无尽居士”。
仕途虽然蹉跌,但是有慧黠的良妻作伴,往事里也有很多甜蜜。
张商英正在回忆,就听身后一声佛号:“刚才居士所言,即一而万,了万为一。一复一,万复万,浩然莫穷,卷舒自在,无碍圆融。此虽极则,终是无风之波。”
夫妇俩一起转身,对着来人礼敬,却是一名老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