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長夜餘火 愛下-第十七章 “新人類”(求月票)鑒賞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又一次值夜后的当天晚上,商见曜乘坐电梯,抵达了478层。
在此之前,他和蒋白棉没有向任何人打听过熊鸣长什么样子,下班以后最常于什么地方活动,家住哪区哪号。
他们这是担心贸然询问正好撞到“生命祭礼”教团隐秘成员手上,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或者过激的反应。
沈度之死就是前车之鉴。
蒋白棉因此怀疑当时的几位“秩序督导员”之一是“生命祭礼”教团的觉醒者。
可惜的是,经商见曜“暗中”观察,本楼层“秩序督导室”没谁存在明显的异常——为换取能力付出的代价往往会在表面上呈现出一些痕迹。
既然没有重点寻找范围,商见曜也就没去考虑这方面的问题,直奔478层的“活动中心”,打算在这里待到整点新闻快要开始。
和495层一样,这里的“活动中心”也是夜晚最热闹的地方,有人打牌,有人闲聊,有人聚在一起织着毛衣。
商见曜目光一扫,没发现特征较为明显的熊鸣,只能找了个没什么人的角落,做更加仔细的观察。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过了十几二十分钟,他腰背悄然绷紧。
此时,从门口进来了一个男人。
他二十五六的样子,穿着剪裁手艺不错的黑色呢制上衣,头发理得很短,每一根都仿佛在竖直地朝向天花板。
他的脸部清洁得颇为干净,胡渣只有浅浅一点,五官都很不错,有种雕刻的美感。
这一看就是从胚胎开始就接受基因改良的新生代。
不过,这男子的眼睛似乎有些问题,毫无活力,仿佛由木头做成,固定在了那里,难以向左右两侧转动。
太阴
商见曜站了起来,走了过去。
“熊鸣?”他试探着喊道。
那男子停下了脚步。
他明明与商见曜只是稍微错开了一点角度,眼珠微动就能将对方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却直接侧过了脑袋。
“你是?”这年轻男子间接承认了自己是熊鸣。
与熊鸣对视之后,商见曜更加直观地感受到了他眼睛的异常。
这让他彻底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他左右看了一眼,见没什么人注意这边,于是,微微笑道:
“我是专程来找你的。”
“嗯?”熊鸣眯了下眼睛。
商见曜笑容和煦地说道:
“你看:
“你有特殊能力,我也有特殊能力……”
一听到这句话,熊鸣的表情就沉了下去,目光变得极为危险。
这一刻,商见曜忽然有了种呼吸不过来心脏即将拒绝跳动的感觉。
他保持着笑容,继续说道:
“你是秘密组织的成员,我也是秘密组织的成员。
“所以……”
熊鸣眼珠一动不动地看了商见曜几秒,神情逐渐缓和。
他微微点头道:
“原来你也是执岁的眷者,是教团的同信。”
他转头看了眼喧闹的环境,用下巴指了指外面:
“出去走一走吧。”
“好。”商见曜颇有点失望。
他还以为双方关系都这么“亲近”了,对方会请他嗑点南瓜子,喝瓶橘子味的汽水。
出了“活动中心”,两人散步般走向了比较僻静的角落。
天花板垂下的白色光芒照耀中,双手插兜缓慢前行的熊鸣突然问道:
“你是什么时候觉醒的?”
“今年。”商见曜非常坦然。
熊鸣轻轻颔首:
“我是去年年初。”
他的表情逐渐变得庄严:
“即使有司命的庇佑,每次也只有那么一两个能成功觉醒,甚至没有。
“我们这种能觉醒的人,毫无疑问是神的眷者,是独特的、出类拔萃的生命,所以,我才愿意和你说这么多,其他人根本不配。”
熊鸣转过身体,指着“活动中心”道:
“看见那些人了吗?
“我要他们死,他们立刻就会死。他们是那样的平凡、普通、愚蠢、庸俗,唯一的作用就是衬托我们。”
说到这里,熊鸣挂着很淡的微笑,侧头对商见曜道:
“新的世界是为新的人类准备的。”
“曾经有位禅师也是这么说的。”商见曜笑着回应道,“但他至少不用依赖普通人类的劳作,也不会撒尿、放屁、拉屎……”
熊鸣皱了皱眉头:
“不用说这些。
“机器终究会替代旧人类的。”
他转而问道:
“你进入‘起源之海’了吗?”
“刚进。”商见曜一点也没隐瞒。
“天赋还算不错。”熊鸣回过身体,继续走向僻静无人的街道角落。
两侧的房间密密麻麻地挨在一起,如果一个个饲养鸽子的小笼。
熊鸣用转动脑袋和身体的方式看了一圈,微抬下巴道:
“我们新人类不该只住在这种地方。
“放心,我们用不了多久就会回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我们的头顶,有且只能有司命。”
商见曜看了熊鸣木头雕刻般的眼睛一秒,突兀问道:
“你的能力是心脏骤停?”
熊鸣没立刻回答,目光幽深地打量了商见曜好一阵。
这让商见曜的心跳都似乎显得不正常。
窒息的感觉宛如实质。
“你是从王亚飞之死上猜到的?”熊鸣终于开口,打破了窒息般的凝固。
“很明显,不是吗?”商见曜微笑着反问了一句。
熊鸣笑了笑:
“其实我可以用更加隐蔽的方式,但没有必要,他不值得我浪费心思。”
商见曜点了下头,也不知道是赞同,还是随便点一点。
接着,他又问道:
“是圣师让你去杀王亚飞的?”
熊鸣“嗯”了一声:
“那个人平时就不怎么样,喜欢让员工缺斤少两,喜欢把只少量供应的东西藏起来,等你去求他,才卖给你。
“所以,我就接下了这个任务。
“为了杀他,我提前一天请好了病假,吃完早饭就进了‘活动中心’,待在分隔‘物资供应市场’的墙壁处。
“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听一个‘战略委员会’的员工说过哪些监控还能用,还在用。”
在“盘古生物”内部,监控系统是划归“战略委员会”管理的,为的是限制“秩序督导部”的权力,避免失衡。
“战略委员会……”商见曜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
他记得495层的“引导者”任洁也是“战略委员会”的。
熊鸣没在意商见曜的重复,继续说道:
“等到九点多,我听见了王亚飞的声音,确定了他就在隔壁,确定了他准确的位置。
“杀他,只用了那么几秒,非常简单。
“那边很快变得慌乱,我趁机换了个位置,远离了墙壁,然后,借了本书,一直看到中午才去食堂吃饭。”
熊鸣说的很详细,似乎很得意这一次行动的成功,一直想找人分享。
商见曜安静听完,笑着说道:
“教团一直宣称是神罚。”
“这难道不是神罚?”熊鸣微侧脑袋道,“这种神灵一样的手段,难道不配称为神罚?而且,这本身就是由神灵的眷者亲自执行的。”
商见曜想了想,认真问道:
“神灵眷者亲自跳的舞是不是叫神舞?”
“你在说什么?”熊鸣皱了下眉头。
商见曜没去解释,转而问道:
“像我们这样的人,还有多少?”
“不清楚。”熊鸣摇了下头,“每位圣师手下都有少量觉醒者,彼此间未必知道对方的存在。”
“每位圣师?”商见曜抓住了重点。
熊鸣略感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你不知道?在公司内部,有好几位圣师。”
他顿了一下又道:
“我们也是圣师位置的有力争夺者。”
说到这里,熊鸣略显狐疑地看向商见曜:
“你追随的是哪位圣师?”
商见曜一点也不惊慌,严肃回答道:
“始终关注着我们的那位圣师。”
“他啊,他是几位圣师里最神秘的一位,我也没有直接见过他。”熊鸣恍然大悟,“难怪你知道的很少……追随他的人是不是很久才能等到一条命令?”
“至少我是这样。”商见曜“如实”说道。
不等熊鸣回应,他抢先问道:
“让你杀王亚飞的是哪位圣师?”
熊鸣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所有的圣师都是用旧世界某些词语做自己的称号。
“我追随的那位叫‘头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