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y0i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1255再鑄鼎-第558章 沙漠風暴 六 大典鑒賞-t5jkb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67年,7月15日,没翼城。
“来来,朱泾,我给你介绍一下,”高川拉着刚到大食地区没多久的朱泾走到宴席的主人买买提面前,“这位就是新没翼公买买提了。买买提,这是我军的海军中校朱泾,可是风里来浪里去的大好汉呢。”
今日,就是买买提正式称埃米尔的大典之日了,各方使节汇聚没翼港,船只占满了码头,城区中到处都是临时帐篷,街道上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哦对了,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更别说新埃米尔了。买买提现在派头大了,瞅着没翼港东一片西一片的零散城区也不像个事,于是决定在湾西北岸新建一座正式的没翼城作为他的都城。现在没翼家也跟澳门岛上的东海人一样,雇人掘土采石筑城,一时间把工价和奴隶价格都推高了不少,不过谁让他老人家有钱乐意呢。
另一边,今年年初的时候,王广金带着第二舰队新入役的两艘烈焰级,也就是去年底下水的“湖光”和“焚寂”二舰,趁着北风的尾巴下到了龙牙都护府,强化了那里的军事力量。这段时间南洋区域还算平静,朱龙草考虑到西洋公司的局势会更紧张些,就大度地将原先驻南洋的暴雨冰封二舰派了过来给他帮忙。于是朱泾就这么带着船队顶着西南风在这个月到达了没翼港,弄清楚情况后又与澳门岛的高川取得了联系。
高川对他们的到来可是乐坏了。不仅是多了两艘强大的战舰可用,而且还多了一大批武器装备和军事人才——这次安全部派了一个250人的军官团随王广金一同南下,好让他们在外历练历练,其中龙牙都护府自己留了一半,剩下一半则送到这边来了。有这批军官和士官在,几乎就可以按正规军标准组建一个新的合成营了!
于是趁着兴头,他就把朱泾等人一起拉了过来,参加今天这场盛大的典礼。
没翼城尚未建成,更别说宫殿什么的了,不过没翼家的人收拾了一大片帐篷出来,装饰上华丽的地毯和瓷器,点上上等香料,外面不时燃起进口的大宋烟花助兴,也很有奢靡的氛围,作为大典场地是非常足够了。
朱泾有些脸盲,对这些大食人的面孔实在是分不大清,不过既然是本城的大人物,也立刻慎重起来,先行了一个军礼,然后按照当地礼节与买买提握起了手:“参见没翼公,您的大名我早就听说了,久仰久仰!”
买买提听了翻译,知道是客套话,不过仍然很高兴,随手送了他一枚镶了珍珠的银徽章,然后又客套了几句,便去招呼其他宾客了。这老头子走上了人生巅峰,精神头出奇的好,看上去年轻了十多岁,也不知道是不是嚼巧茶嚼出来的。
今天来捧场的人非常多,其中不但有没翼家族的人和他家的亲戚,还有没翼城周边与他家关系匪浅的亲密支持者,甚至还有远方闻讯赶来的一些友人,好不热闹。不过人实在是有点太多了,鱼龙混杂,难免让人有些警惕。
等他走后,朱泾疑虑地对高川问道:“高总,咱们都在这边观礼,是不是有点风险?要不要我现在回船上守着?”
高川悄悄拍了拍腰间的手枪,又指了指帐篷外的滚滚热浪,说道:“不用担心,他们大食人也是人,照样受不了这种酷暑。现在七月盛夏,外面黄沙上站一阵子就得烤成人干,哩伽塔那些人吃饱了撑了会在这种时候发动攻……”
“呜——————————!”
正在这时,没翼城的上空突然传出了一声低沉而凌厉的长号,这是敌袭警报!
典礼大帐中的宾客们无不色变,而高川更是脸色唰白:“不是吧?还真的来!”
“先回船上再说!”朱泾立刻感觉到了危机,一把招呼,将周边的四个军官聚拢了起来,然后搀住高川就往外面撤离出去。“这边鱼龙混杂,鬼知道有没有探子在,总之先找到自己人!”
今天为了过来庆贺,有三艘烈焰级抵达了没翼港,有它们作为凭依,再大的阵仗也足以确保无虞了。
高川也知道轻重,紧跟着他们往外撤去。
与此同时,与会的宾客们反应各异。有的慌张起来,有的与邻近的人交头接耳商谈,有的走向没翼家族的人询问情况,有的与高川等人一样向外撤去……嗯,还有的则鬼鬼祟祟的,做出了一些令人生疑的举动。
“站住,不要再靠近了!”
一个海军军官发现情况不对——几个一同向外转进的“宾客”不好好走自己的路,却有意无意地向几个东海人靠过来,不由得让他产生了警惕,于是抽出手枪,指着他们,发出了警告。
被他这么一喝,其他人也发现了不对,纷纷把手枪握在了手上。
不过那四个宾客并不能听懂他的汉语,以为事情败露,把心一横,非但没有停下脚步,反倒纷纷从鞋底、腰带、衣袖中抽出小而隐蔽的奇型兵刃,大吼一声“@……%#¥&”,朝他们加速冲了过去。至于手枪的威胁……他们根本不认识啊!
“他奶奶的,安保怎么做的?!”见此场景,高川忍不住骂了起来。
这么重大的典礼,宾客显然是不能带兵刃入内的。不过没翼家的人或许是头次操办这种大事,安保工作粗疏了些,把这些危险分子和危险武器放了起来。看这些刺客娴熟的步伐,手中的兵刃虽短小却闪着寒光的样子,显然不是一般的危险分子,也不知道是怎么混进来的。
不过东海人也什么立场指责他们,因为他们同样是带着不怀好意的强力武器进场的哇!
“砰砰!”“砰!”“砰砰!”
眼见情况紧急,三名东海军官立刻扣动了扳机。三人的射击风格各异,一人为了保险对一个目标连开两枪,一人开了一枪后持枪观察准备补枪,还有一人则分别对两个目标开了一枪。他们经过了足够的训练,射击距离又不足十米,因此五发枪弹全部命中。而且他们所用的手枪是12mm口径的军用版而非10mm的民用版,威力强大,停止作用绝对够足,仅仅一发子弹就足以让目标完全失去抵抗力。
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四名恐袭者全部倒在了地上,而东海人中尚有三人并未开枪。不过他们却依旧持枪警戒着,掩护队友重新装填子弹。感谢X32的后膛整装弹设计,这个装填动作仅用了数秒就完成了。
开枪的巨响瞬间把场上众宾客的目标吸引了过去。其中大部分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见一句口号、几声巨响,就有人躺在了血泊中,不由得惊恐了起来,发出了尖叫。而临近的一些宾客目睹了袭击的全过程,呃,也吓得不轻,其中有人大着胆子查看了一下倒毙的袭击者,然后颤抖着喊出了一个单词:“阿……阿萨辛?”
“阿萨辛?”高川刚刚回过神来,听到这个单词不禁皱起了眉头,“他们不都被蒙古人剿灭了吗?怎么还有余孽?”
此时没翼家的萨林闻讯带着几个古拉姆赶到了东海人身边,其中一个古拉姆扯过一块餐布,包着手从地上捡起了一把小刀,往邻桌上的一杯“陈年葡萄汁”中一扎,丝丝黑气就冒了出来。
“果然是阿萨辛的手段!”萨林脸色剧变,他家好不容易举办这么场大典,结果闹出这种刺杀事件来,不是大丢面子吗?想到这里,他就陪笑着对高川说道:“高,请您先回去退避,我们一定会把这事查清楚,给您一个交代!不过我认为,这肯定是阿兹德家搞得鬼,早就听说他们收留了这些异端,原来是真的!”
阿萨辛是波斯的一个恐怖组织,凭借高超的洗脑技术和祖传武艺培养刺客,以此威胁周边的统治者缴纳赎金,不然就派人行刺。凭借这个手段,他们聚敛了大量的财宝。不过当初旭烈兀率军西征的时候,这个组织得罪了蒙古人,因此就被大军给剿灭了。残存的阿萨辛要么隐居,要么被其他势力收买,这么看来,若是哩伽塔那边有人蓄养了几个,派他们来这个大典上搅局,也是很正常的事。
高川带着西洋公司最近大出风头,强夺了澳门岛,被阿兹德家视为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但是,这个大典上不是还有更重要的目标吗?
高川想到关键,脸色突变,也不急着走了,赶紧打断萨林的话,指着大帐内部,急切地说道:“快,保护你叔叔去!”
萨林没完全听懂他的话,不过看他的动作和表情,也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当即也不客气了,对几个东海人一低头示意,便挥手带着古拉姆往后退去。
还好,另一边,买买提被一帮亲友紧紧护卫在里面,并无大碍。他看到萨林跑了回来,急忙向前走了两步,问道:“怎么样,我们的东海朋友没事吧?”
“没事,他们的武器很厉害,阿萨辛没能近身,我让他们先……”萨林松了一口气,隔空回答了起来。然而他刚说了一半,突然双眼大睁,瞬间抽出腰间的弯刀来,向前冲了过去,大喊道:“叔父小心!蹲下!”
买买提不明所以,甚至差点被萨林的举动吓住,下意识地左右张望起来——就在同一瞬间,旁边两个刚才一直表现得很紧张也很正常的宾客突然掏出了两根吹管,朝买买提将两枚毒针吹了过去!
“叔父!”
萨林红着眼睛提刀冲了上去,将左边那名刺客砍倒在地,右边那个也被古拉姆制住。然而已经晚了,两枚毒针一枚扎在了买买提的腰腹部,一枚不偏不倚扎在了左腮上,伤口周围立刻变成了紫黑色,这名老人片刻后就脚步发软倒在了地上。
周围的人如梦初醒,赶紧上去把他保护起来。而萨林疯了一样冲到买买提的身边,跪在地上,给他把毒针拔了出来,一边用力挤压着伤口,一边对旁边大吼道:“快,找烈酒和牛黄来!还有,把人都赶出去,全都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