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9eoz优美言情小說 明天子討論-第七十九章 歃血爲盟分享-f7wwi

明天子
小說推薦明天子
第七十九章 歃血为盟
太阳从东边一点点向最高处爬升。
还是当初那一座山峰。此刻上面张灯结彩,摆上了供桌,丘浚一身官服。坐在太师椅上。四川游击许贵护卫在身侧,身边也有三个百户护卫。虽然有三百多人护持,但是比起其他土司待来的士卒,还不到十分之一。
丘浚也明白,他在松潘城之中的小动作,也未必能瞒得过所有的人。
但是松潘土司毕竟不是一个整体。
他们也不可能消息完全互通。
他们担心在这个仪式上闹出什么事情来,自然要多带一些人而已。
不过,时间有一点紧,仅仅十日,也带不了多少人来。
只是丘浚一直等得东西没有来。
他暗暗想道:“难道出了什么意外?或者是时间太紧了?”不过他细细推敲一番,觉得不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
毕竟京营精锐,对付松潘这一点土司兵,都有牛刀杀鸡之感,不应该会阴沟翻船。
可能就是时间太紧了。
不过,丘浚还是有备案的。只是备案毕竟没有原计划好。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风尘仆仆的过来,将一个匣子,双手捧给了丘浚,丘浚拿过来一看,脸色轻笑,说道:“好,范将军何在?”
“小的来的时候,将军正在骨鹿寨修整。”这个信使说道。
丘浚说道:“好,赏银十两,你下去休息吧。”
十两赏银已经是这个士兵近乎一年的饷银了。
“吉时已到。”一个人高声大喊道。
丘浚也出列,与这些土司站在一起,就在供桌之前。正欲宣读誓词。丘浚说道:“慢,如此大事,仅仅有三牲祭祀,未免有些怠慢了。”
众土司不解道:“大人的意思是?”
这些土司在边荒之地,又靠近藏区,很多人都是藏族人,他们对于人殉,人祭之类的事情从来没有什么感觉。
但是他们记得大明官员不喜欢听这个,今天这个难道不一样吗?
丘浚说道:“我带了一物,正好祭祀鬼神。”随即丘浚一挥手,立即将刚刚那个匣子拿了上来,打开,将一颗人头放在供桌之上。
“爹——-”一个人大叫说道。
正是骨鹿寨的少寨主。他拔刀就欲上前,却被其他土司拉住了。
但是即便如此,这里也是剑拔弩张。三百士卒在丘浚身前列阵,而其余土司士卒,也都纷纷准备动手。
“大人,你这是何意?”当初那个老土司问道。
丘浚说道:“祭祀鬼神,自然要上好的祭品,我记得我召集的时候,说是各地土司到,而这个人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与诸位并列,有辱于我,就是有辱于朝廷,我的脸面不要紧,但是朝廷的脸面却是不可丢的。”
“故而借他人头一用,并且从今之后,松潘土司只有十二家了。骨鹿土司除名。”
“大人之前可没有说这个话。”老兵土司说道。
丘浚说道:“对朝廷恭敬之心,乃是一切谈判的前提,有人搞错了,本官自然要纠正一二,而且朝廷的恩惠,也不是寻常人能得到的。”
“你们要想清楚。”
老土司听了之后,说道:“我等明白了。”老土司转过头来,看着骨鹿寨少寨主,轻轻一挥手,立即有人上前,一刀捅了进去,这位少寨主也是一位勇士,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被他视为自己人给捅了。
他来不及反应,就倒地身亡。
一时间山上响起一阵厮杀之声。骨鹿寨带来的百余人,也被其他土司一并动手,给清理干净了。
不过一会儿功夫,骨鹿寨父子两人的人头,就被放在供桌之上了。
之所以这些土司如此快的翻脸。却是有几个原因。
第一个自然是土司之间间隙不浅,除非唇亡齿寒的局面,否则没有那个土司愿意为另外一个土司顶雷。
而骨鹿寨主的人头就在这里了。说明骨鹿土司就已经不存在了。
难道他们还要为一个死人,与大明动武不成。
其次,就是被丘浚给震慑住了。
丘浚都知道在这么段的时间之内,灭了骨鹿寨,必须翻过雪山才行。大明能翻过雪山,自然也是能攻到他们每一处山寨之前。
再有就是总体来说,丘浚的条件,对松潘土司还是比较宽松的。
对这些大土司来说,这样的条件也是他们难以拒绝的。
所以,这个时候舍弃骨鹿寨主也是必然了。
对丘浚来说,却是一个极大的利好局面。
朝廷能杀骨鹿寨主,自然也能对其他寨主开刀,而这几个大土司放弃了骨鹿寨主,自然也莫放弃了很多小土司。
想来这些小土司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与朝廷靠拢。
有这些人在,大明对松潘山区之中,也不是两眼一抹黑了。如此一来其他工作也就容易做了。
之后的祭祀并没有出什么幺蛾子。
祭祀过后,丘浚写了奏折,并请各位土司联名,上奏朝廷。内容自然是松潘平靖,还有请圣安。
并且丘浚也令各家出了二千多匹马匹作为贡马,送入京师。
松潘这里的土司本来就有贡马义务,不过已经断绝不知道多少年,才一下子有这么大的数目,这些土司有的一年一贡,有的两年一贡,每年松潘地区能有几百匹贡马就不错了。
解决了松潘土司的问题。这一条商路就算是打通了。
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比如,设立关卡,已经过所,验所。这一系列机构都是要配合茶引制度。
凡是要贩卖茶叶,都必须卖茶引,也就预先交茶税,然后带着茶引与茶叶运输,在路上官府有权力检查。
如果没有茶引,就是私茶。
贩卖私茶的罪名,与贩卖私盐等同。
当然实际执行之中,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却是另外的事情。
而松潘这里,是丘浚清理四川茶务的最好一程。整顿好松潘之后,四川的茶叶就能源源不断的进入青海了。
丘浚又让许贵暂且担任松潘副总兵。至于松潘设不设总兵,却要京师决断,而今许贵也只是暂代。
在丘浚看来,许贵带的四川兵,比京营差了不知道多少,但是最少还像个样子,否则四川方面也不会派许贵出来丢人。
镇守松潘许贵还是能做得到的。
这一切都结束之后,丘浚禀报于谦。
于谦立即下令,让丘浚带着范广所部,立即北上,与于谦一起,巡视西宁。
毕竟茶马贸易,从来不是大明一方面的问题。而是两方面的问题。
丘浚做事的时候,于谦也没有闲着。而且今年西北大旱,于谦整理各地茶叶走私之余,还巡视了各地水利工程,以及马政等等的。
所以,于谦比丘浚更忙。
当明军前线的大好消息传来,于谦立即感到这是一个机会,借朝廷大胜瓦刺的余威,震慑西番这些地头蛇。重新清理商道。
而对于这些地头蛇,不可能空口白牙的去谈,自然要带兵震慑,故而于谦一直在等范广部回来。
于谦也觉得京营的实力,远胜于其他各路边军。
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贵了。
五千士卒每年最少五六万两银子才能维持,要知道西北各镇,很多一年的拨款都没有五万两。
虽然说他们有屯田,但是卫所的屯田,这念头是什么鸟样,谁不知道?
所以说,京营的战斗力,其实都是用银子砸出来的。
而今这一部归为于谦管辖,要从陕西走账,西北本身就是穷地方,这么大的开支,令于谦头疼之极。
他这才理解朱祁镇为什么要命一般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