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1uy好看的都市言情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二十五章 你懂個屁 (第一更)閲讀-tqojf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杜子俊和杜子杰两兄弟离开那个空修复室后,杜子杰大松了一口气,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感觉胸口仍然“砰砰”直跳得厉害。
杜子俊还是迷迷糊糊的,到现在都搞不清什么状况,他看了看杜子杰,有些责怪地问道:
“弟,刚刚老板问我们要不要修复那柄青铜剑,你怎么还答应了?你没看老头子都不敢上手修复啊,难道你比老头子还厉害?”
重生之娇妻无敌 魅夜水草
“你脑子聪明一点吧,行不行?”
杜子杰一脸无奈,他回头看了看空修复室的那个方向,说道,“肖顺义都愿意修复,我们不愿意?那可是老板,你说不愿意,你以后还想不想在这儿干了?”
杜子俊小声嘀咕道:“可问题是,我们确实没本事修复嘛!”
恶魔少爷别吻我 锦夏末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粉基地】,看书领现金红包!
杜子杰“哼”了一声:“就算没修复好,那也是三个人分摊责任,总比被开除强!”
两个人正聊着,一直有些忐忑不安的杜晓荣从修复室里钻出来,一看到这两兄弟,顿时“咦”了一声,问道:“怎么就你俩?小肖呢?对了,老板喊你们干嘛去了?”
“小肖还在隔壁呢!”
杜子杰指了指空修复室那边,然后又把之前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小肖比我们答应得快,所以就他修复那柄青铜剑了,幸好没交给我们修复,吓死我了都!”
總裁前夫請自重
说完,杜子杰还用手抚了抚胸口,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杜晓荣听完了事情的经过,却是脸色阴晴不定,过了好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两个蠢货,这一下子就被尤传勇那个老头子的徒弟就给比下去了!”
黄金主教练 暗隐
暴君,本宫定不轻饶你! 红尘冰画
極品禁書
“怎么就比下去了?”杜子杰一点也不服气,他梗着脖子说道,“他的文物修复技术不也就那样?”
“你知道什么?你懂个屁!”
天才捉妖师:猛鬼夫君不差钱 笑无幻
杜晓荣骂了一句,说道,“你以为老板真会把一柄价值上千万的青铜古剑交给你们这些生瓜蛋子来修复?屁嘞!做梦去吧!老板要的就是一个态度,看谁有这个胆子去修复那柄青铜剑!”
“你看着吧,老板肯定会要亲自指导肖顺义修复那柄青铜剑的,这肖顺义,我平时看他就觉得这小子很贼,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一下子就跟老板拉上关系了,这下好了,他成老板徒弟了!”
说着,他的手指头都快点到两兄弟的鼻子上去了,骂道,“你们两个蠢货,这么好的机会就在面前,竟然还犹犹豫豫,推三阻四,还一副很庆幸的样子,我怎么就生了你们两个这么没用的东西!真是气死我了!”
……
杜晓荣不愧是个人精,把向南的想法猜了个七七八八,他的确是打算亲自指导肖顺义修复那柄青铜剑,不过他可没有收徒的打算,顶多算是培养几个属于公司的资深修复师。
没过一会儿,肖顺义就搬着一大箱子各种修复工具和修复材料过来了,手脚麻利地将东西归置好,然后两眼湛湛地看着向南。
气运之子 悟道人生也
“看着我干嘛?”
向南笑了笑,抬起手来指了指古董盒,说道,“修复青铜器的程序不用我告诉你了吧?你先做着,我就在一边看看。”
肖顺义也不多话,到隔壁修复室里打来一盆蒸馏水,将一块块青铜器残片放入其中,将灰尘清理干净后,又将它们放在一旁晾干。
这些上过拍卖会的青铜器,大多都是经过有害锈处理的,有些甚至还曾经过修复处理,这和刚刚出土的那些青铜器不一样,就像这柄青铜剑,器身上并没有生出什么有害锈,只有一些浮尘而已,只要清理干净就可以了。
将青铜剑残片清洗干净后,趁着它们还没晾干,肖顺义开始一件一件地拼对起来,有一些残片他甚至还拿出锉刀轻轻锉一下断口处,看一看断口处的颜色和光泽,这是在判断这柄青铜剑金属性的强弱程度。
如果断口处呈现出的是带有金属光泽的铜黄色,这就说明这柄青铜剑的金属性强,适合焊接。
假如断口处呈现出褐色,这说明青铜剑的金属性已经开始减退,虽然这也可以焊接,但焊接的强度就要稍差一些了。
又或者断口锉开表层后,呈现出来的是紫褐色,这就意味着这柄青铜剑经过长时间的地下腐蚀,它的金属性已经消失,不再适用锡焊,但可以考虑用黏接的方法进行修复。
向南站在肖顺义的身后瞄了一眼,就看出他刚刚锉出来的这块残片金属性还不错,铜黄色里带着浅浅的褐色,这表明这残片很适合用锡焊来焊接。
看了一会儿,向南就对肖顺义说道:“你这边先焊接着吧,先把那些大残片焊接起来,要注意找好焊点,不要急躁,慢慢来,等把大块的焊接完了,对剑刃上的缺口进行补缺的时候,你就先停一停,到我的小修复室里来喊我一声。”
三百年以後,終執妳手
毒醫邪妃要逆天
“好的,老板!”
肖顺义连忙站了起来,他到这时候要是还不知道,向南这是有意在指导他,那他就实在是太蠢了。
此刻,他心里也涌起一股欣喜来,要知道,向南在文物修复界里可是一个活着的传奇!
这要是能得到他的指点,甚至成为他的徒弟,哪怕是记名弟子,不说别的,光是这份名头,就能让自己受益无穷了。
这可是求都求不来的好机会呀!
“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能够让老板看得上眼,如果真被他看上了,那自己就算是出头了!”
目送向南离开了修复室,肖顺义又重新在工作台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他暗暗地告诫自己,心里忽然涌起一股遏制不住的激情来。
深吸了一口气,肖顺义渐渐平息了激动的心情,转过头来盯着工作台上的那些古陶瓷残片,他没有盲目地追求修复速度,什么也不管,先焊接了再说。
事实上,他虽然是跟着师父尤传勇学习的青铜器修复技术,但他的脑子很活,想得也多,尤其是来到公司以后,更是观摩过杜晓荣这些人修复青铜器,心里的想法就更多了。
这柄青铜剑,要怎么焊接才能让焊点分布得更合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