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大明流匪 腳踝骨折-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來合作的大金推薦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PS:感谢书友蛊惑节操的打赏。
科学大佬的文艺生活 东小林
俄木布洪的汗位大典可以说是这几年青城最闹热的时候。
汗位大典没有明国那边登基大典那么繁琐复杂,可一项项做下来,从清晨一直忙碌到傍晚,直到大昭寺的僧人为俄木布洪尊奉了汗号才算结束。
残情
自此之后,俄木布洪成为了土默特部的大汗。
夜晚青城外的草原上,升起了一堆堆篝火,许许多多的蒙古人围在篝火周围,又蹦又跳,持续到快天亮才结束。
睡了一宿的刘恒醒来后,打来清水在房间洗漱。
一名守卫在外面的战兵走了进来。
“大人,俄木布洪求见,身边还跟着金人。”
来到青城的金人被虎字旗的人重点关注,尤其是守卫在刘恒这里的虎字旗战兵,都知道自家大人不喜欢金人。
“这些奴贼还真是够有韧性的,请来了俄木布洪。”刘恒拿起边上的干布擦拭自己手上的水渍。
边上的赵武说道:“大人若是不想见,属下让人把他们轰走。”
俄木布洪虽然已经成为了土默特部大汗,可在虎字旗的人眼中,什么都不是,若不是自家大人心善,俄木布洪早就不知死了多少次,连现在的汗位,也是因为有虎字旗的支持才能坐稳。
“算了,俄木布洪刚成为土默特部的大汗,还是要给他一些脸面,带他们进来吧!”刘恒把擦完手的干布放到一旁,脸盆交给了赵武。
赵武端着脸盆出去倒水。
公子追夫 亦且
进来通禀的战兵也从房间退了出去。
时间不长,俄木布洪和金人被到了刘恒的办公房。
“大人,您的早饭。”倒水回来的赵武,手中多了两个茶缸,放在了刘恒面前的桌案上,然后退到一旁。
刘恒一只手掀开茶缸上面的盖子,嘴里说道:“这么早过来,你们还没有吃饭呢吧!赵武,再去打三份饭送过来。”
“多谢刘东主的好意,我们已经吃过了。”俄木布洪一脸局促的站在刘恒面前,双手都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好了。
刘恒说道:“吃了就再吃点,赵武,去打饭吧!”
“是。”赵武答应一声,从办公房里退了出去。
刘恒拿起茶缸里一个肉馒头咬了一口,正要拿筷子去夹里面的咸菜,见俄木布洪还站着,便用筷子往一旁的长凳指了指,说道:“坐,都坐吧!”
“多谢刘东主赐坐。”俄木布洪小心翼翼的坐在一旁的长凳上。
随他一起来到办公房的金人也坐在了长凳上。
刘恒咽下嘴里的食物,看着坐在俄木布洪身边的金人说道:“你就是尼满?正白旗的甲喇额真。”
“我家主子正是大金的四贝勒,主子让我来,是希望能与虎字旗合作,用金银和辽东的特产换虎字旗的粮铁和药材这些东西。”尼满看着刘恒说。
刘恒拿着筷子的右手朝尼满摆了摆,说道:“一会儿吃完了早饭,你们这些金人就回去吧!虎字旗不可能和你们合作。”
“为什么不能做?虎字旗与大金合作,可以为刘东主你带来更多的财富。”尼满眉头紧锁,想不明白眼前的虎字旗东主为何会放弃赚钱的生意不做。
刘恒放下手里筷子,看着尼满说道:“因为我是汉人,不可能和杀害汉人的刽子手合作,我没杀你们,已经是念在你们是来参加俄木布洪汗位大典的份上了。”
坐在长凳上的俄木布洪听到这话顿时打了个激灵。
见刘恒如此厌恶金人,他心中已经后悔不该答应金人的请求,把金人带到这里来。
“刘东主你是汉人不假,可你也是商人,商人不都是利益为先,只要虎字旗和我们大金合作,四贝勒可以保证虎字旗能够赚到几倍的财富。”尼满不愿放弃的劝说刘恒同意与大金合作。
刘恒淡淡一笑,道:“在商人之前,首先我是个汉人,你可以回去告诉你们那位四贝勒,虎字旗永远不会和你们大金合作。”
最后一句话他说的是斩钉截铁。
“尼满使者,既然刘东主不愿意与你们大金合作,我看你们还是早些回去吧!”俄木布洪担心刘恒会误会自己和金使是一伙的,主动开始劝说尼满离开。
尼满没有理会俄木布洪。
来到青城的这两天,他已经弄清楚,俄木布洪这个土默特大汗就是个摆设,说话真正管用的是虎字旗的这位刘东主。
刘恒拿着肉馒头,一口一口吃起来,配上小咸菜,吃起来更香。
“刘东主,蒙古人曾经也没少杀害汉人,如今虎字旗不也和蒙古各部合作的很好,而且大金对大明发动战争完全是因为明国挑起,我大金只是被动的承受,要不是明国欺辱太过,我们大汗也不可能发出七大恨这样的榜文。”尼满说道。
刘恒鼻子里哼了一声,道:“老奴的檄文就不要说了,这是我们汉人老祖宗玩剩下的东西,而且檄文上面的内容真假我并不在乎,我只知道你们残害了生活在辽东的许许多多汉人性命,你们想要合作,永远也不可能。”
檄文这种东西就是美化出兵一方的一个借口,在他眼里,和后世士兵走失的借口一样,归根结底是为了发动战争。
这就和那啥立牌坊一样。
“刘东主若能与我们大金合作,对虎字旗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就算辽东死了一些汉人,对虎字旗和刘东主来说,丝毫没有影响,何必为了这么一点小事,放着大把的银子不赚。”尼满仍不放弃的劝说刘恒与大金合作。
天地玄奇录 昆仑士
大金缺粮的情况已经十分严重,不然他也不会被四贝勒派到这里来。
若弄不来粮食,大金还不知要死多少人。
刘恒冷笑一声。
虎字旗想要赚银子,可以从蒙古人身上赚,从海贸上赚,甚至将来还有可能与罗刹人做生意,唯独不缺辽东那些沾满了鲜血的银子。
他不是范永斗,虎字旗也不是后来的八大皇商,对金人的残暴,他比这个时代任何人都清楚。
不说他自己就是从辽东逃到大同的汉人,仅凭这个大金残忍的杀害千千万万的汉人,他就不可能和这样毫无人性的势力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