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穩住別浪-第二十章 【心疼】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二十章【心疼】
陈诺把把男主人提了回来,丢在地上。眼看人回来了,老太太嗷的一声扑过来,扑在自己儿子身上,抬起头来破口大骂,各种污言秽语的恶毒语言一股脑儿的喷了出来。
女主人顿时就翻脸,喝道:“你死定了!!你这是犯法你知道不知道!!我这就报警抓你!!”
陈诺不言语,只是盯着男主人冷笑。
男人一激灵,毕竟也是有点社会经验的,低吼一声:“你们都他妈闭嘴!!想害死我啊!!!”,又哀求:“小陈,小陈同学,你别,别激动,有话我们好好说,好好说。”
“嗯,这才有点意思了。”陈诺满意点了点头,然后自己直接走进了厨房,摘下一把菜刀转身出来。
一看见刀,这家子人顿时又惊了,女主人尖叫一声,就去拿手机,男主人吓的在地上乱爬,倒是老太太还有几分不怕死的横劲,拦在自己儿子前面,颤颤巍巍的。
陈诺嗤笑一声,啪的一下把菜刀拍在了桌上。
“放心,我不动刀……今天不动。”陈诺盯着男主人:“不想见血的话,老老实实过来说话。”
男主人有点怂,不敢动。
女主人还试图恐吓:“姓陈的,你这么做,你不怕后果嘛?我告诉你,你这是要坐牢的!”
“我不怕啊。”陈诺笑了笑:“我今天又没伤人啊,你看,你现在可以报警,我不拦着,警察来了,给我带走。但是呢,你想想,没出什么大事儿啊,我最多就是批评教育一下,好,哪怕给我拘留几天,又如何?几天我就出来了,我出来后……你猜猜,我会不会来找你们?”
说着,陈诺指着男主人:“你拖家带口,我无牵无挂,你敢报警,我进去几天出来,我就拿着刀上你家来。顾叔叔,你猜我敢不敢?你又赌不赌的起?”
几句话说出来,一个莽撞热血,又混不吝的愣头青人设,就活脱脱营造给这家人了。
女人还想说什么,男主人瞪了她一眼,低声呵斥道:“不想害死我们你就闭嘴!!”
男人终于犹豫了一下,晃晃悠悠一瘸一拐的走近了几步:“小陈同学,你,你到底想作什么?为了泄愤,不至于闹这个样子吧?我们……我们对你妹妹……”
“该看的我都看到了,你别跟我说瞎话,我也没心思听。”陈诺淡淡道:“所以,我们就把事儿简单一下做了——我要带我妹妹走。”
“我们,我们才是托养人!”女主人忍不住反驳。
男主人狠狠瞪了一眼。
陈诺冷笑:“不就是为了那一个月二百多块钱么,对吧?还有孩子亲生父母留给你们的那笔抚养费?”
两口子不说话了。
“我都不要,一毛都不要。”陈诺摇头:“抚养费你们留着,不用吐出来。以后每个月的善款,你们也继续拿着。名义上你们还是托养人,但是孩子,我带走,跟我过!”
“这个,这个……”男女主人显然有些心动。
不用养孩子,少了不少开销,每个月的善款还能继续进口袋,此外孩子父母给的抚养费也可以直接吞了,不用吐出去……
“我没跟你们商量,别搞错了,就是告诉你们要这么做。”陈诺手指在桌上敲了敲:“行不行,我也都这么做了,牛逼你们试试拦不拦得住。我就是一个高中生,无牵无挂……但命,你们家有四口人,四条命!你儿子才七岁吧?”
这下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女主人了:“走走走!带走!你这就带走!!以后你别上门就行!!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好!人我带走,以后井水不犯河水。”陈诺笑了。
说着,他起身,不理会这家人,走到了墙角,看着兀自捂着嘴巴,仿佛已经吓傻的盯着自己的小女孩。
他轻轻的拨开女孩的手,发现女孩刚才一直捂着嘴,嫩嫩的手指上,已经被她自己咬出了牙印。
“你可能还没弄明白,我,是你哥哥,亲的,一个妈。”陈诺指着自己:“懂不懂?”
“……懂。”女孩点头。
“今天开始,你跟我过。我不敢说对你多好,以后,我吃什么,你就吃什么。而且……没人打你。”陈诺看着女孩的眼睛:“你肯不肯?”
小女孩身子在发抖,但是她居然抬起眼皮看陈诺。
“你,你别打我,我就跟你过,行不行?”
陈诺心里有些疼,但还是扬起笑脸,捏了捏她的脸蛋:“成交!还有,今儿起,叫我哥。”
“……哥。”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顾小叶。”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屁!这顾家就没个好东西!你跟着我,以后就姓陈,叫陈小叶!”
君姓抱信柱,我姓彼岸花 乐小米(纪伟娜)
陈诺说到这里,叫了一声:“陈小叶?”
女孩果然聪明,愣了一下后,略一犹豫,还是轻轻应了一声:“欸!”
陈诺也懒得再搭理这一家子不是人的东西,拉着陈小叶走到门口,就看见这家的小儿子,那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趴在里屋门缝里往外看,吓得双腿发抖。
陈诺对他龇牙一笑,男孩顿时缩回了房间里把门关上了。
“小,小陈……今天这事儿就这么了结,你,你可不许再来找麻烦。”男主人战战兢兢:“你要再来,我们可就报警了,而且,孩子,孩子的手续可都还在我们这里。”
陈诺回头,咧嘴一笑:“放心,我这人,言而有信。”
`
得,大年三十,陈诺还搁那儿一个人品味孤独,静看烟花。这才大年初二,不到两天的功夫,家里多了个小的。
拉着个小小的人儿到了自己的家里。
冷冷清清的房子,空气都是凉飕飕的。陈诺生了火,炉子上烧了壶水。捏着小姑娘的手有点冰,过去把取暖器开了。
可这老房子墙板薄,这寒冬腊月的,小姑娘冻得直缩脖子,却很乖巧的一声不吭忍着。
陈诺拿了床毯子给小丫头裹上,皱眉看了看家里。
一拍脑袋,又拎起外套穿上,拉着小姑娘的手。
“走,出去买东西去!”
2001年的时候,在金陵最好卖的空调的牌子,不是后来的什么格利美的,也不是那一堆国外品牌。
而是春兰!
春兰的发迹是和张苏宁绑定在一起的,也是早期张苏宁打天下时候的最大王牌。其中一个特点就是:上门安装快。
在九十年代的时候,买台空调安装动辄要等一个星期甚至一个月,张苏宁打的春兰品牌就已经可以做到二十四小时上门安装。
2001年,春兰还在如日中天……虽然陈诺知道,它很快就要走下坡路并一路滑入深渊。
去了新街口的苏宁旗舰店挑了几台春兰空调,麻溜的付钱。陈诺拉着小姑娘又去附近的商场挑了几件孩子的衣服。拎着大包小包的,路过KFC,见小姑娘眼巴巴的盯着看,就带着她推门进去。
陈小叶很乖,乖的让人心疼。
买衣服的时候,大包小包,小姑娘主动自己去提,实在提不动,才扭头默默的看着陈诺,有些无措。
陈诺笑了笑,挑了其中一个最轻最小的袋子让她自己提着,小姑娘仿佛这才稍微松开了点顾虑。
买KFC的时候,一声不吭不敢说想吃什么,直等陈诺把一个鸡腿塞到她手里的时候,她看着陈诺半天,才敢相信这是给自己的。
但犹豫了一下,还是先举起来想递给陈诺先吃。
陈诺笑哈哈的拍了拍她的脑袋,直接把鸡腿塞进了丫头的嘴巴里,看着她鼓鼓囊囊的小腮帮子,忍不住又捏了一下。
女孩这才甜甜一笑。
买的新地冰激凌,陈小叶趴在那儿仿佛研究了半天,才拿起勺子,吃了一小口,然后眼睛迅速瞪圆了,再重新眯起来,细细品味。
之后又有点笨拙的探过身子,拿着小勺子一勺一勺的喂陈诺。
真的是乖巧到让人心疼。
“以前没吃过么?”陈诺皱眉。
陈小叶摇头。
“他们打你么?“
陈小叶不敢说话——答案就很明显了。
“……哥,你别送我回去,好不好?“小姑娘似乎酝酿了一路的话,此刻才壮着胆子说了出来,虽然说的还是支支吾吾:“我,我不烦人的,我会自己洗澡,自己睡觉,嗯……嗯……我还会扫地,会擦桌子,嗯……我还会淘米。”
仿佛生怕被嫌弃一样,小丫头努力的把自己能做的事情一股脑儿说出来,然后惴惴不安的看着陈诺。
陈诺努力压着自己心里的一团火,扫地擦桌子淘米……这孩子之前过的是什么日子?
五岁的孩子,那姓顾的一家子也忍心?
陈诺摸了摸她的脸:“不是告诉你了么,以后,你都和我过,那个地方不会再回去了。好不好?”
“……好!”女孩努力点头。
想了想,又似乎不放心,小心翼翼的挖了一勺冰激凌送到陈诺嘴边,脸上的笑容还有几分担忧和讨好:“哥,我会好好听话的,我会很听话很听话的。”
让人心疼!
`
回到家的时候,又老远就看见孙校花站在楼道里来回跺脚。
少女穿了件米黄色的羽绒服,毛线帽子加毛线手套。
陈诺挑了挑眉,拉着小叶子走了过去。
“怎么又来了?”
少女见着陈诺,先是眼睛一亮:“打你电话怎么不接?”
陈诺拿出手机看一眼:“没电了。”
少女这才看见了躲在陈诺身后只露出半张脸的小叶子,愣了一下:“呀!好可爱的小姑娘!这小姑娘是谁啊?陈诺?你从哪儿带回来的?”
陈诺眼珠子一转:“这个嘛……这是我女儿啊。”
说着,扭头低着对小叶子眨巴了眨巴眼睛:“小叶子,叫爸爸。”
小叶子毫不犹豫:“爸爸。”
噗通!
孙校花一屁股坐地上了。
小叶子有些懵懂的看着面前坐在地上的孙校花,似乎有些担心,仰起小脸:“哥……我刚才叫的对嘛?”
孙校花松了口气,从地上跳起来就追着陈诺厮打:“陈诺!你又不正经!!”
·
【那么以后,我想求票的时候,就直接说邦邦邦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