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第672章 殘缺拼圖的補完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父子二人的身影一转,出现在一艘基地舰的战前准备室中。
郑一峰指着其中正在互相告别的一男一女说道,“这是奥斯维尔·马利和珍妮弗·奥莫尔。他们是夫妻。奥斯维尔是一名S级战斗员,特长是同时操控多台智慧战械,与你的特长十分相似。珍妮弗是一名情报分析员,特长是从相对复杂的背景干扰中找出人工智能分析的遗漏之处,尤其擅长应对复杂的空间物理环境。”
所谓空间物理环境,包括两方面,一是磁场、等离子场、电磁波场和射线场等等物理性质的干扰,二是类似于土星环、小行星带、宇宙陨石碎裂带、沉积星云覆盖等真实物质造成的遮挡之类。
“每一个特战小队里的人员分工都是很明确的,必须将具备不同特长的人有机组合起来。这分工非常严格,把木桶效应运用到了极致,越是精锐的小队,就必须保证每个成员的特长安排必须完全互补,不能出任何差漏。在过去的任务中,这对夫妇在同一个小队,基本形影不离。但在Z星三月战里,二人所在的行动小队受到重创,必须整编进入别的小队。他们在一个月后面临选择。”
“两人要么各自分开,按照各自能力特长进入不同的对应小队。要么继续强行组合,但出于为别人和他们自己负责的原则,他们要保持双人组的模式,就只能加入次一级的特战队,相当于用强一档的个人能力去弥补特长有机组合上的缺陷。”
郑峰问道:“他们怎么选的?”
“他们选择分开。一个半月后,珍妮弗所在的小队在完成共计三十三次出动任务后遭遇敌人包围,全员牺牲。”
郑峰:“奥斯维尔应该没有后悔吧?毕竟有命运印记。”
“不,他后悔了。他哭了大约十分钟,然后放弃治丧假,重新投入到任务中。心理干预员问他时,他说自己虽然后悔,但再重新选择一次,依然会和妻子一起选第一个。珍妮弗所在的小队之前完成的三十三次任务中,有一次是奥斯维尔所在小队的前置情报任务。珍妮弗发现了一些异常,让中层指挥官在制定战术时改变了计划,加派了十倍兵力,我们反伏击了对方。如果没有珍妮弗小队在侦查领域的出色表现,奥斯维尔会先阵亡。除此之外,珍妮弗小队在牺牲前多次超额完成任务,也给我们的人减少了很多损失,又获得了更大的战果。”
郑峰:“所以奥斯维尔并不怨恨命运,因为珍妮弗的牺牲换来了更多人活着?”
“是的,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郑峰思索片刻,说道:“在集体需求的驱使之下,作为文明的个体真是渺小脆弱。”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郑一峰暗惊。
打死他也想不到,这种话竟会从郑峰嘴里冒出来。
郑峰很有可能是先哲陈锋,那个目前全人类公认的,最具有奉献精神的人,怎么可以产生如此狭隘的观念。
“郑峰你……”
“但我认为奥斯维尔和珍妮弗在做出决定时,都得到了足以让他们各自都能至死不渝的安宁。这很伟大。他们虽然渺小但不卑微。”
郑一峰闻言,长舒口气。
郑峰又道:“我希望未来的某一天,每个人都不用再面对这种选择。”
绝品毒医 无二
郑一峰:“那标志着我们得到了永恒的和平。”
“是的。”
“我再带你看看其他人吧。”
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郑一峰带着郑峰深入到战役的数十个细节,看了数十对夫妻、父子、父女、母子、母女以及各种歃血为盟的生死之交的生离死别。
郑一峰让郑峰更清楚的看见了在战争年代的前线里,人们是如何对待亲情、爱情、友情等各种各样属于个人的感情的。
这一个又一个的故事,仅从个体的结局看,大多都是悲剧收场,但如果将那些牺牲者死之前所做的贡献和在宇宙中留下的印记来评判,却又全部是某种意义上的“大团圆”。
“一千年来,正是这一个又一个充满遗憾的圆满悲剧,铸就了我们的今天。让我们能在云顶星域抵挡住复眼者倾巢出动的三路大军,让我们第一次看到了战胜的希望。今天我带你看到的是Z星三月战,你所理解的牺牲主要是在发生战场上的阵亡。但我们把时间再往前推,从很久很久以前,便一直有众多科学工作者、工人、政治家、企业家终生不渝的奋斗在创造更多人类价值的道路上。这些人里,不少人早早就已经获得了时间自由、财务自由、人生自由,但他们依然奋斗了终生。要说牺牲的话,阵亡是牺牲,努力工作与奋斗终生,尝尽了生而为人的活着的痛苦,不也是牺牲么?郑峰,你觉得他们是图的什么?”
郑峰想了想,“图的有国才有家吧。当一个人把自己的社会属性摆到个体属性之上时,天然便会具备极强的奉献精神。”
“是的,在人类的一切社会活动中,战争最能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将社会属性放到个体属性之上。在过去的几千年里,人类面临的是内战,总打打停停,直到在二十一世纪中期后,命运共同体终于从一个概念走进现实。有国才有家的观念升华为有人类文明才有家,变成了人类主旋律,扎根人心并变得根深蒂固。人类开始在统一思想的引领下,为另一场与异族的跨阶层战争做准备。至于每个人都求而不得的更纯粹的个体价值,只能等我们迎来永恒和平之后,再去觊觎了。”
“谢谢爸爸,我这次真的明白了。”郑峰微笑着,认真的看着父亲。
郑一峰长吁口气,老怀甚慰。
他很满意。
他化用了先哲陈锋生前曾向草创的救世组织阐述与践行过的理念,反过来教导郑峰,终于是给这名义上的儿子补完了最后一课。
早在千年前,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完整理念萌芽自2012年。
这囊括全文明的价值观从数万年前的原始社会中萌芽,走过了奴隶、封建、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阶段,并最终在生产力爆发式增长的二十一世纪初期完成积累,登上前台。
命运共同体第一次真诚的将地球上的七十亿人囊括到同一个观念之中,不分发达与不发达、富裕与贫穷、先进与落后,以真正的真诚将所有人类都一视同仁。
在命运共同体概念的背后,支撑着这价值观的,正是将全文明都视为一个集体的文明大自由。
在对大自由的共同需求之下,面临灭绝战争的地球人没人可以置身事外。
陈锋作为时空穿梭者,将其作为毕生信念去践行,在通过自时空中窃取知识与信息而推动文明科技进步时,陈锋做到了“一碗水端平”并消除分歧团结人类的承诺,在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之间找到了相对的均衡点,既推动了技术与观念的进步,保持了不同地区不同体系相互间的竞争机制,又有效避免了战争阴影。
陈锋还充分的发挥了个人与救世组织的影响力,以无人知晓的“战时动员”行动,在最短的时间内普及了可以彻底消弭争端的汉英双语教学。
其意义不仅在于增进不同人种的相互理解,同时又保持住了每个人的快速思维和强逻辑思维两种优点。
在这过程中,天知道陈锋究竟做出过多少努力,又留下了多少《先哲语录》中的经典理论。
终于是到了如今,在丁虎前期大量灌输之后,郑一峰又来完成了最终的一锤定音。
郑峰此时听到的并不仅仅是父亲转述的前人的道理,更多的是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来自灵魂深处的思想共鸣。
他的心,彻底安定下来了。
这时候梁芸终于陆续将饭菜端上饭桌,先前借口夺难跑掉的唐天心也推门而入。
四人在饭桌上吃得其乐融融。
梁芸的厨艺其实很普通,比不得人工智能助手的精致,譬如某些菜里的盐不小心加多了一点,没能得到完美比例,又比如起锅稍慢了点,火候偏大,菜炒得略老,又比如搓青菜丸子时淀粉加少了点,煮出来略散架。
单纯从味道上讲,真的很一般。
但饭桌上没人挑剔,都吃得津津有味。
过去郑峰虽然偶尔能吃到梁芸远程操控做的饭菜与甜品,但这般一家人同在一桌,还有人时不时给自己夹菜的日子,却从未有过。
这顿饭里还发生了个小插曲。
在郑峰闷头刨饭再放下碗时,唐天心冷不丁发现他的眼角下挂着两行泪珠,大惊失色,“郑峰你怎么了?”
郑峰茫然,“咋了?”
唐天心:“你哭什么啊?该不会还在生我先前拧你耳朵的气吧?”
“什么啊!我哪哭了。咦……”郑峰一边反驳,一边抬起手摸到自己脸上,还真有湿漉漉的泪痕。
他直挠头,纳闷至极道:“奇了怪了,我刚真什么也没想,就是觉得妈做菜的手艺真接地气,虽然赶不上人工智能,但我吃着就是开心。还有点遗憾过不得多久你们就要回战区,像现在这样凑一起吃饭的机会恐怕不多了,也遗憾唐叔没回来。我是稍微有点失落,但真不至于哭鼻子。”
唐天心闻言,略显紧张,赶紧唤来智能机器人给郑峰来了个全身扫描,看看他的内分泌是不是出问题了,毕竟不久前他才用填鸭神器作死闭关两个月,这会儿有点什么毛病也不奇怪。
“郑峰少校一切正常,身体健康指数极高。”
三十秒后,智能机器人如此评价道。
这下唐天心百思不得其解了。
但旁边的郑一峰夫妇二人却是悄然对视一眼,心绪复杂。
就在刚才,二人同时收到帝国先哲院发来的重要通知。
一直以来的揣测得到了论证,彻底破案了,郑峰百分百就是先哲。
先哲院在郑峰的脑海成功捕捉到了一段极为特殊的思维量子风暴频率,与当年鱼人尸骸星球和原始基因研究所消失之前的瞬间,也就是先哲陈锋的人格与合成胚胎完全融合的瞬间残留在宇宙中的频率一模一样。
学者们认为,就在刚才,郑一峰和梁芸无意识间弥补了先哲陈锋前世最大的两个遗憾。
这两个遗憾分别为“父亲的教导”与“母亲的关怀”。
众所周知,陈锋自出生起便与这两个对普通人而言十分稀松平常的人生经历绝缘。
他从未抱怨过,但史学家和教育学家在分析他的人生履历时,普遍认为不幸的童年极大程度影响了他的性格,只是一直找不到佐证。
现在好了,一次得出两个结论,既将专门研究陈锋的先哲学往前推进一大步,又确凿证明了郑峰的身份,接下来终于能放下忐忑,安心的等待郑峰继续活下去,然后在某一天突然变成无数人翘首以盼的救世主了。
虽然这般想法有些不负责任,有偷懒之嫌,但目前人类领袖体系中的绝大多数人,都还是在期待着陈锋能如过去那样,既推动历史,又引领当下,还剑指未来。
此时并没人知道郑峰脑海中正悄然发生的剧变。
在他意识之海的底层,冰封印记溶化的速度骤然加快了许多。
作为一名“不幸”生在三十一世纪的,“智商偏低”的普通人,从现在开始,除了基本能力之外,他的责任感、意志力、忍耐力、思维广度、战略高度等等重要素质,终于开始迅速拔升。
两天后,郑一峰、梁芸和唐天心三人与郑峰告别,再次踏上征途。
又一次面临离别,郑峰心中没有太多伤感,面上只有愈加浓烈的刚毅。
他转过身,一扬手,“虎哥,别看了,咱们回学校去吧。”
丁虎:“哎不是,你就没帮我说两句?我什么时候才能去前线?”
郑峰回头瞟他一眼,抬起手掌够到丁虎的肩膀,重重拍了几下,“你死了这条心吧。就你这天赋树长歪了的嘴炮选手,除非能打的人都给打没了,否则你怕是永远没机会。”
“天赋树长歪的嘴炮选手是个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擅长教人,擅长总结经验,并且超擅长通过纸上谈兵来帮助年轻人成长,但真要让你自己上,多半很快就得白给的。你这辈子的成就,只在教书育人上,至于别的,洗洗睡吧。”
丁虎:“我呸!”
郑峰神秘一笑,“虎哥你也别沮丧,我举个例子,会不会银心穹顶里面是一个巨大的通道,通往遥远的河外星系呢?万一我们能反攻打进去,要在对面建立桥头堡,需要再次开启人口大繁殖计划,然后更得尽快形成完整战力,到那时候,你的重要性是不是就彰显出来了?你丁虎青史留名那是妥妥的。嫂子肯定也得以你为傲。”
丁虎嗯了声,“有点道理。”
随后他便开始出神。
等他缓过神来,郑峰却已经走远。
无极魔尊
丁虎抬腿一路小跑着追去,心头分外茫然。
奇了怪了,明明这臭小子才是学生,怎么刚才好像是自己被他三言两语给治得服服帖帖的?
不合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