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起點-第四百九十一章 久別離,再相逢看書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修仙游戏满级后
在之后的几个时辰里,猕猴王的胃中陆陆续续掉进来不少人。
每每问起遭遇和缘由,大致都是那般。先是被猕猴王制造出的异象吸引,以为有什么了不得去机缘,便前往,随后就被其偷袭吞入腹中。
说来倒也奇怪,猕猴王几乎每次吞咽一个人,都要喝不少水,但从来不见它胃中翻腾的混合物高度上升过。
刚开始大家还会互相寒暄一下,但是人多起来后,就形成了明显的分层。都是差不多身份层次的在沟通交流。
秦三月潜心思考问题和分析猕猴王的气息,基本不参与到沟通中。
倒是居心,见秦三月在认真思考问题,本身又不是腼腆的人,跟不少人都聊得开。虽然她身上没有一点灵气波动,但没有人瞧不起她。大家都心知肚明,能够来到这里的都不是简单人物,没必要去小瞧别人,更没必要草率地得罪人。在找寻离开的办法的同时,相处得还算是融洽。
猕猴王没有排泄口,算是把最大的逃生路给堵死了。
因为武道碑是独立的小世界,这些年轻天才们又无法联系到自家的长辈,所以一时半会儿还真是拿这猕猴王没有一点办法。
秦三月在持续的观察和感受中发现,众人的保护屏障并非被腐蚀性气体和溶液侵蚀,而是吞噬。她从气息流动变化上发现,那些保护屏障的气息被吞噬后,潜入了胃壁,化作猕猴王的一部分。而且,似乎吞噬的不止是修为气息,还有另一种“息”,这种“息”比较复杂,包含很多,诸如“气运”、“天赋”、“体质潜力”等等。
这像是在“消化”。
起初,她以为猕猴王只是把他们当作“美味的食物”。但现在看来,可能并非如此。
她怀着“阴谋”往坏处想:如今这武道碑小世界几乎汇聚了天底下年轻一代的大多数天才,真正意义上是天下的未来。如果这一代天才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伤害,那无意会在以后,表现在整座天下,极可能形成“力量断层”。
一想到这个,秦三月就感觉毛骨悚然。再联系可能存在的“规则枷锁被修改”,就更是觉得骇然。如果真的有人利用这次武道碑做她猜想的事,那毫无疑问,幕后之人的目的一定是整座天下,且有着极长的时间来进行这样一件事。
猕猴王对众人的“消化”非常缓慢,慢到几乎难以察觉。秦三月不认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对气息极度敏感,但像自己这样敏感的人肯定很少。他们或许并无法察觉自己正在被“消化”。
虽然认识到了这个现象,但秦三月没有直接告诉众人。先不论他们会不会信,在这样的情况,贸然说出这件事,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还可能引起慌乱。
想了想,她还是觉得放任这般的话,从某种角度来说是种纵容。她便在暗中尝试着调节控制众人的保护屏障,改变气息流向,不让腐蚀性气体和液体“消化”众人。当然,她并不能做到完全杜绝,只能减缓。
思考到这里,做到这里,秦三月基本都还是游刃有余的,也不慌不乱,静待可能存在的变化。
直到胃壁上部再次传来蠕动和水声。
众人看去,见到先后有三个人掉了下来。
秦三月的目光瞬间锁定在其中一人身上。
胡兰!
起先她就想过,胡兰也可能被吞进来。如今真的见到了,她莫名有些慌张。当然,并不是害怕见到她,而是还没做好准备与全新身份的她相处。
井不停、庾合和居心也一眼看到了胡兰。
几乎是在瞬间,秦三月的声音在他们脑海中响起:
“胡兰现在失忆了,还请你们避免与她相认,把她当成是个从来没见过的陌生人即可。”
三人看向秦三月,皆是皱了皱眉。但没有去追问,而是不约而同点头。
除了现在是“兰采薇”的胡兰以外,秦三月还见到了一个熟人——煌。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煌跟胡兰在一起,但知道煌应该并不认识胡兰。至于另一位姑娘鱼木,她就完全不认识了,猜想着应该是胡兰后来认识的朋友吧。
兰采薇三人掉进胃里后,和之前的人差不多,先是找了个落脚的位置,随后迅速用灵气罩保护好自己。
比较凑巧的是,他们三人落脚的位置就在秦三月几人旁边的肉褶子上。
四个人若有若无地看着兰采薇。她刚进来还在熟悉情况,并未注意到。
居心贴在秦三月旁边小声问:
“要不要去打招呼?”
秦三月双手紧握着。她刚才看到兰采薇目光从她身上扫过了,但后者表现得那么陌生。这让时隔七年之久,再见到的她心里不由得发闷。她很想去和兰采薇拥抱,但并不能。
井不停和庾合都感觉到了秦三月浮动的情绪,不由得纷纷安慰:
“打个招呼应该没事的。”
“嗯,进来的人我们不都跟很多打过招呼吗?”
秦三月呼出口气,微微一笑:
“多谢各位。”
居心推了推秦三月:
“走吧,我陪你一起去。”
居心话刚落,那边忽然响起煌兴高采烈的呼声:
“是三月姑娘吗?是三月姑娘!”
旁边的兰采薇和鱼木看着煌问:
“那位姑娘你认识?”
煌心思还是很单纯的,几乎是脱口而出:
“她是叶先生,也就是你们叫的叶公子。可是他的学生啊!”
瞬间,兰采薇和鱼木目光直勾勾看着秦三月。
兰采薇很好,她只是好奇叶公子的学生是什么样的。至于鱼木,眼神格外使力,夹杂着许多别有说法的情绪。这反倒是弄懵了秦三月,她想着自己跟这位姑娘是第一次见吧,怎么这么看自己?
被煌认了出来,秦三月也就没法再纠结犹豫什么了,深吸口气再吐出,笑着走上前去:
“好久不见啊,煌。”
煌脸色微红,反而没之前那么开心了,有些含蓄地说:
“嗯,好……好久不见。”
鱼木一下子跳出来,笑着打招呼:
“姑娘是煌的朋友吗?”
“算是吧。”
煌小声念叨:“朋友……”他低着头,傻笑一下。
鱼木不愧为戏弄过叶抚的人,一下子就察觉到煌那点小年轻心思。煌对秦三月抱有好感,并不令她意外。秦三月给她一种独特的感觉,又一种神秘的魅力。
“我叫鱼木,也是煌的朋友!”
被两位姑娘说是朋友,煌展现出截然不同的表现。他一脸诧异:
“啊,我们也算朋友啊?”
鱼木大大方方地笑着说:
“朋友之交,点头言语,几分意气多相投。”
无恶不作 蜂巢蛹动
煌听得个迷糊,没明白鱼木的意思,但也没有强调什么。她把自己当朋友,也是对自己的认可。
秦三月不由得看向兰采薇。
兰采薇比起鱼木柔和许多。她礼貌地点头笑道:
“三月姑娘好,我叫兰采薇。也算是煌的朋友吧。”
三月姑娘……
秦三月听过很多人这么称呼自己,但头一次听到胡兰这么称呼。她细碎地呢喃:
“采薇……”
兰采薇感到疑惑:
“三月姑娘,我的名字怎么了吗?”
秦三月笑道:
“没什么,挺好听的,念了念。”
“多谢夸奖。”
秦三月这才介绍自己:
“我叫秦三月。”
居心和庾合井不停三人想把空间更多地留给秦三月,就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
井不停和庾合的名头都不小,鱼木还是听过的,不过也仅限于此了。她还是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秦三月身上,之前她听叶抚说过他有几个学生,但并没有详细说多少,现在见着了想更多地去了解。
秦三月心里虽然别扭,但表面情绪调整得还算不错,很自然。她没有急着跟兰采薇说太多,而是从煌那里了解他们之间的经历,毕竟,现在她“只”认识煌。
“也就是说,你们三人是被猕猴王袭击的?”
煌点头:
“是啊,我们都没招惹它,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冒出来吃掉了我们。然后一口咽到肚子里了。”
秦三月皱眉问:
“直接咽下的?”
“是啊,吞人,喝水,咽下一气呵成。”
煌看了看肚子里的众人,小声问:
“这里的人不会都是这样被咽下的吧?”
秦三月摇头:
“我们之前还在嘴巴里挣扎了一会儿。不过现在看来,猕猴王已经学聪明了。”
“那你们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我们也不知道。”
鱼木问:
“那有出去的办法吗?”
“没有,猕猴王甚至连排泄口都没有。体魄强大,恢复力极强,我们无法破坏它的肉体。直白点说,这里就是个封闭空间。”
兰采薇皱起眉:
“锋利的武器无法割开吗?”
秦三月下意识看向她背后的木剑,说:
“能割开。但恢复得很快,没法开出能通人的缺口来。”
鱼木低声说: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煌问:
“三月你有没有跟叶先生说这个情况呢?”
秦三月摇头:
“我联系不到他。”
煌表面失望,但心中暗喜。因为他发现自己直呼“三月”,秦三月没有感到任何不满。
鱼木打趣笑道:
“公子平常可不就是嘛,只有他找别人的,没有别人找到他的。”
秦三月很诧异。她听得出来鱼木说的“公子”就是指叶抚。虽然不理解为何这么称呼,但显然鱼木应该是认识叶抚的。她好奇问:
“鱼木姑娘认识我家老师?”
虽然自己已经决定毕业,叶抚也答应了,两人并非老师跟学生的关系。但在跟别人说时,秦三月还是称呼“自家老师”。
鱼木笑着说:
“是啊,我就是跟他一起来这里的。”
秦三月心里颤了颤,问: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她其实想问你们是什么关系。但说出口就还是退而求其次了。
“要说认识的话,挺早的,八年前,快九年前了吧。挺难说的,大概上就是公子曾经帮助过我。后来嘛,又遇到了,我就跟着他一起到处游历了。”
秦三月心里算了算。快九年前认识的,也就是跟自己差不多。她笑道:
“也没听老师说过。”
“公子倒是跟我说起过你们几个学生,但也没说多少,名字都没说过呢。”
秦三月对鱼木跟叶抚之间的经历很好奇,但又没法直接问起。她只能叹息,都怪叶抚之前走的太快了,自己明明一大堆问题都还没问,三味书屋去哪儿了?白薇姐姐和雪衣呢?自己闭关五年里在做些什么呢?她想,下次再见时先问完了再说其他,免得又一下子不见了。
“这么说来,鱼木姑娘也是东土人士?”
鱼木笑着点头:
“是的。照云宗有听说过吗?”
“嗯,听过,是灵泽之地的。”
“我就是照云宗的弟子。大概三四年前吧,我在执行宗门委托时遇到了公子,之后就一直跟着他了。”
秦三月有些惊讶:
“这么久?”
“久吗?”
秦三月在心里算了算,自己跟叶抚相处的时间,加起来似乎都只是接近三年……三四年的确不算就,但对于她而言,够久了。这一下子,她就不好确认鱼木跟叶抚是什么关系了。
果然,直接问才是王道吧。
如果在以前,她绝对问不出口。但是现在,似乎有了底气和理由那样去问。
“鱼木姑娘跟老师是什么关系呢?”
鱼木眼睛微微眯起。心道,果然问起这个了。
一看到鱼木的眼神,秦三月瞬间意识到她就等着自己问呢,心想自己果然还是唐突了。
鱼木正准备好生回答,旁边的煌忽然插嘴:
“是老乡。”
鱼木和秦三月皆是一愣。
鱼木心里一阵恼火,自己明明正打算逗逗秦三月,没想到这煌憨头巴脑的打断了自己思路!她瞪了煌一眼。后者不明就里,自己怎么了吗?
秦三月看着煌说:
“老乡是旧识的意思吧。”
煌乐呵呵地说:
“就是以前住同一个地方。”
秦三月立马又看向鱼木:
“你跟老师住在同一个地方啊。是哪里,是哪里?我从来没听他说过!”
鱼木无法回答,因为她也不知道。她一脸认真,意味深长地说:
“这个说来话长啊。”
“啊……”
“我也没法明说,毕竟,那种地方,跟别人说了也不懂。真正懂的,也不用我多说。”
秦三月迷糊了: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反正,三月姑娘啊,我也不好多说。具体的,还是你自己去问公子吧。”
“这样啊。”
鱼木说话一套一套的,倒真的把秦三月糊弄住了。
兰采薇看不下去了,鱼木之前是跟她说过“老乡”一事的。在某些地方,鱼木给她一种跟自己师姐叶扶摇很相似的感觉。她叹了口气,无奈说:
“三月姑娘莫要在意。她自己也不知道,糊弄你呢。”
“啊?”
鱼木吐了吐舌头:
“别拆穿我嘛。”
兰采薇继续说:
“是公子说跟她是‘老乡’,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她就是逗你呢。”
鱼木连忙说:
“抱歉抱歉,小小的玩笑。”
秦三月莞尔:
“没什么。总的来说也没有在骗我嘛。想来也是老师自己的问题。”
鱼木点头:
“没错!罪魁祸首肯定还是公子!是他在糊弄我们呢!”
在这个方面,鱼木和秦三月达成惊人的一致。
秦三月笑问:
“不过我很好奇,鱼木姑娘原本是想说什呢?就是在煌说话之前,打算说什么呢?”
鱼木笑容微微一滞,但立马回答:
“肯定也是老乡啊。”
秦三月眼神意味深长。
“是吗?”
鱼木丝毫不露怯:
“那可不是。”
秦三月呵呵一笑:
“也是。”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她们默契地从这个话题上跳过去。
这种表现就给兰采薇一种她们认识了很久的感觉。
秦三月放松下来,看向兰采薇,下意识说:
“说起来,你的——”
说到一般,她猛地停住。因为她本来想问“你的提灯呢”。但立马意识到自己现在“不认识”兰采薇。
兰采薇问:
“我的什么?”
“你的剑很特别啊。”
秦三月改口后,在心里怪罪自己实在是太不小心了,一定要控制,控制!
兰采薇笑着说:
“这是木剑。不过能用。”
她想,只是问剑的话,为什么突然停住了呢?
秦三月保持自然地说:
“那想必你应该是很厉害的剑修吧。听说厉害的剑修一草一木皆可作神兵呢。”
兰采薇自谦道:
火影忍者之鸣人是女生 夏凉阁
“我哪里厉害,只是寻常剑修罢了,比我厉害的数不胜数,在场的就有不少呢。”
“呵呵,过谦了。”
兰采薇摇摇头,没多说什么。她看着秦三月的脸,稍微想了想,笑道:
“秦姑娘倒是有些像我以前见过的某个人呢。”
秦三月表面镇定,内心实则已经呼啸了。莫非她还有以前的记忆?
“谁?”
繁星决 奶香蛋糕
兰采薇轻声说:
“清宫玄女。”
说着,她立马尴尬一笑:
“我也没真的见过清宫玄女,不过是意外知道了相貌而已。跟秦姑娘神似,但还是有明显区别的。”
秦三月摸了摸自己的脸:
“像吗?”
兰采薇也不确定:
“你这么一问,我又觉得不太像了。”
秦三月呼出口气,略微有些失望。她以为兰采薇还保留着对自己的些许印象。
现在看来,应该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唉。
她在心里叹息一声。
想着,要是有一天,曲姐姐回来,见到这样的胡兰,会是怎样的心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