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第五界點 txt-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第五界點
小說推薦第五界點第五界点
“我和他追根溯源就是一体,只是在某一个时期产生了分界点而分裂了而已。”
齐木楠雄一本正经的说出了让人感觉到难以置信的话。毕竟齐木楠雄是什么身份?他是世界之子,算是整个世界的管理者。
身为世界管理者这个身份,齐木楠雄所拥有的力量无疑是很强大的,根据玉藻前所了解到的所有情况,包括从王权双亲那边了解到的情况。哪怕是本世界所有的人联合起来,都没有战胜齐木楠雄的可能性。
暂且不说在他那只是站在家里就可以看见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位置的能力,单存只是力量的运用都能够直接让他们认输了。更不用说他还能够动用世界法则…相对于一般的力量,法则才是更加让他们担忧的东西。
总而言之,光是一个齐木楠雄就是他们不能够打得过的对手。可以他现在的话来形容的话,他现在只有世界意志一半的力量?玉藻前虽然不是很敢确认,不过按照正常来说的话,再弱应该也不会弱到什么地方去。
玉藻前的思想似乎是被齐木楠雄读取了,他的声音在玉藻前的脑海里面回荡。
“全盛时期的世界意识…我也不清楚到底能够有多强,或许就和你回收了尾巴一样强大。”
对此玉藻前的眉头微微紧皱,目光有一些不怀好意的看向了齐木楠雄。
读心?虽然是世界之子,但却是一个差劲的家伙。
“这并不是我想要主动读取的,只不过是能力使然罢了。”
对此,齐木楠雄也是苦笑了一声。他可是没有少因为自己的能力而感觉到困扰,明明都是意识的分身,他却有一些羡慕王权的生活。至少不会晚上偶尔都被周边的人亦或者动物的心声吵醒。
“谁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对于你我并没有过多的信任可言。”再一次被读取了心,哪怕是知道对方不是故意的,玉藻前的心情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毕竟这相当于在别人面前永远保持着赤裸,这种很没有安全感的事情估计也没有人会喜欢。
魂出窍 邹杨
神醫 狂 妃 廢 材 九 小姐
“话说回来,你说你不会献祭权是真的吗?”
“你认为我要献祭掉他的话,妖怪贤者还有那几个精灵会愿意帮我哪怕一些小忙吗?”
话语之中尽是一些无奈的语气,明明他是世界的主宰,可在他手上没有任何筹码的时候,其余人都根本不想要听他指挥。
按照正常的帝国来说,他这个皇帝算是已经被架空了,如果不是还有人在忌惮着他本人的力量,估计早就已经下马了。
被这么一提醒的玉藻前倒是思考起了那个妖怪贤者的事情,她之前的确是有见过对方没错。不过却也并没有深交,撑死也只是眼熟而已。不过妖怪贤者的力量确实是货真价实的,虽然还是要比全盛时期…嗯,也就是天照大御神的她要弱上一点。
“安心吧,我没有想要算计他的意思。单纯以我和他之间的关系,我也不希望这样的场景出现。毕竟这个家伙也算是我的朋友,这一点就算是不认可都不可以。”
斗战神
齐木楠雄往着王权的方向走了两步,玉藻前虽然有一些提防,但她也知道自己的提防只是无济于事。他要做什么事情她都只能够眼巴巴的看着。
“原本一体分化成为两部分,居然还成为朋友,有心心相惜的感觉。怎么想都感觉到有一些戏剧化。”
说着齐木楠雄伸出手接触到王权的肩膀,玉藻前金色的瞳孔也剧烈的收缩了一下。因为她看见原本王权身上的那一层她搜集而来的信仰之力消失的干干净净。
巨大化穿越
“你对他做了一些什么?”
“加快他对于信仰的吸收能力而已。很可惜他作为神明的能力只能够在这个世界使用。回到我们的世界,只能够重新塑造属于他的神祗…可这一件事的困难程度我想你也应该清楚地。”
齐木楠雄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他的身影就彻底消失不见了。只留下玉藻前呆呆的看着王权,脑海里面也不知道在思考着一些什么事情。
……
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王权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上暖洋洋的,就像是在太阳底下沐浴一样。不过他好像是梦见了齐木楠雄出现在他的面前,不知道对他说了一些什么,原本那一些让他感觉到有一些暖洋洋的太阳却是突然之间不停地强化他身体。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齐木楠雄已经消失不见了,那一种暖洋洋的感觉也消失了。回应他的只有咸湿的空气味道以及一股特殊的香味。
“嗯?小玉,我怎么了?”
苏醒过来的王权第一眼就看了玉藻前,她在给王权当膝枕,试图让他躺着的时候没有那么的不舒服。
“只是有一些过度劳累而累倒了而已。”对此小玉只是轻笑一声,用着十分温婉的语气开口说道。
“累倒了…这倒也是,连续使用了两次那个状态…会让自己累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王权一个骨碌从玉藻前的怀里面爬了起来,他看向四周的环境,哪里有自己睡梦之中的阳光,这分明不还是在阿佩普制造出来的领域里面吗?
对了,他在累倒之前似乎是有看见瑟杰克斯,还有…启示录圣兽化为人形的核心!
“现在是什么情况?”
玉藻前也没有半点的隐瞒,她伸出纤纤手指向了不远之处的地方。
“瑟杰克斯魔王陛下正在处理启示录圣兽的核心。”
顺着玉藻前的手指看过去,王权也十分清楚地看见瑟杰克斯身上的毁灭气焰,还有另外一股让人不怎么舒服的气焰。
两个气焰看起来像是势均力敌,可实际感觉起来好像那个属于启示录圣兽的气焰隐隐又被瑟杰克斯的毁灭气焰压一头的感觉。
“我晕过去多长时间了?”
“大概两个小时。”
“那边的状况…”
看着王权那有一些担忧的表情,玉藻前也是叹了口气。
“从两个小时前就是那一副模样了,那个东西十分诡异,无论是瑟杰克斯怎么攻击都没有能够彻底泯灭他。”
从两个小时前就是这一副模样了?以这种感觉,应该瑟杰克斯不用花费多长的时间就能够将对方解决掉才对…
“我过去看看情况吧。”
最终王权还是决定过去看一下瑟杰克斯那边的状况。对于王权的决定,玉藻前也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没有过多的言语。
“不用担心我,我舍弃不下我的狐狸精。”王权伸出手轻轻抱住了玉藻前,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这一下倒是让玉藻前有一些意外了,不过她知道王权应该是误会了一些什么。比如她并没有在这一件事情上过多的担心,她只是在思考齐木楠雄给出来的信息,结果到最后他不还是没有说他具体要做什么。真实的状况对她而言依旧是一团迷糊…
王权的动作也算是让她从自己的沉思里面苏醒了过来,她浅浅一笑,也回应了王权一个吻。并没有选择深吻,仅仅只是亲吻了一下嘴角。
“咪咕~夫君大人的亲吻在小玉的心中接近满点。小玉会在家里面为你准备好晚餐。”
看着已经恢复了原样的玉藻前,王权也放心向着瑟杰克斯所在的地方前进。
只是身体稍微有一些动作,王权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一些轻盈,那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他本人只是有一些意外倒也没有太过在意这一件事情,只是认为自己的身体完成了休息已经调整到了最佳状态。
“身体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吗?”
瑟杰克斯自然也注意到了过来的王权,他也若无其事的打招呼说道。值得一提的是,他在打招呼的同时,手上还丢出了那凝聚着毁灭魔力的攻击。
那随意的动作还有问话一时之间也让王权不知道该要怎么回复,而更加让王权感觉到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被瑟杰克斯那么随意的攻击击中了的启示录圣兽分身直接被消灭掉,估计浑身上下也就只剩下一点点的碎末。
感情这早就能够决出胜负的,刚刚是一直在等他苏醒过来的意思吗?王权也有一些怪异的看向了瑟杰克斯说道。
“我这算是来晚了吗?”
“不。”
“可是…”话还没有说出口,就直接被面前这一幕给咽了回去。只看见那只剩下一点岁末的启示录圣兽突然之间又再一次进行再生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整个过程不到一秒钟的时间。
“如你所见,哪怕是将它身体摧毁的再彻底,只要拥有一小部分亦或者是一个小组织细胞继续存活,它就能够无限再生。”
无限再生…这个能力可要比王权之前所看见的喰种还要可怕。不过瑟杰克斯显然也很可怕,刚才瑟杰克斯虽然是随意在攻击,可那威力明显就有莉雅丝全力攻击的感觉。
抛开脑海里面的其他杂念,王权询问道。
“现在需要怎么做?”
瑟杰克斯身上的毁灭魔力再一次喷涌而出,和刚刚那随意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尝试一下,让它的身体完全陨灭。我们只能够通过这个方式来对他造成伤害了。”
“那就尝试一下吧。”
就在两个人决定联手的时刻,重生的启示录圣兽身影却是已经消失不见了。同时包围整个礁石的结界也被解开了。天空开始恢复成原本的颜色,周边的视线也变的清晰可见。
而这一幕倒是让王权和瑟杰克斯两个人露出了惊讶和无奈地苦笑。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看起来那个狡猾的家伙已经走掉了。”
“是啊…不过,再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眼下这个状况似乎是让瑟杰克斯做出了某一个决定…
“果然,还是需要启用那一个方案吧。”
什么那个方案?王权这边好像完全没有从阿撒塞勒那边听过有什么备用方案来着…
还没有等王权彻底反应过来,在瑟杰克斯身边突然展开了一个属于路西法的魔法阵,在一阵强烈的魔法波动之下,出现在王权还有瑟杰克斯面前的是瑟杰克斯的一众眷属们,身穿着女仆装的葛瑞菲雅也位列其中。
“叩见路西法陛下!”
这就是属于瑟杰克斯的眷属吗?不得不说,他们每一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焰都是十分强大的。这眷属的质量是一般家伙根本无法匹敌的,要是他去参加排名游戏比赛,估计冠军就不再是迪豪瑟·彼列了,他也只能够乖乖拱手相让。
不过面前一幕倒是有一些奇怪,这里面只有葛瑞菲雅并没有对瑟杰克斯施行叩拜之礼仪,而是做着普通的女仆礼仪。
对此瑟杰克斯似乎是早就已经习惯了,周边的眷属对于这一件事情也没有任何的意见。
“结界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外面的启示录圣兽已经出现并且已经出现了活动征兆。”这是来自于瑟杰克斯的一位主教的情报,紧接着另外一个骑士,同时也是木场佑斗的师傅冲田总司接着他的话继续说道。
“启示录圣兽核心也同时出现在复数的领域之中,在现场大肆作乱。由于它的重生能力实在是太过于可怕,每一处地方都不知道该要怎么应对。不仅如此,施加在本体上面的术法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
换而言之,之前瑟杰克斯在这里对付的也就只是这边拥有龙头的启示录圣兽核心,而其他地方的启示录圣兽也将自己的核心放出来了,而其他地方的人可没有瑟杰克斯的帮助,现在也正处于束手无策的状态。
看起来启示录圣兽的复活和圣杯的关联性还是比较小,亦或者说它早就已经可以脱离圣杯而单独存在了。现在如果不对它的复活能力进行限制的话,那他们也只能够活生生被启示录圣兽耗死。
“是要执行那一个方案了吗?魔王陛下。”
“现在除开那个办法以外,也没有其他的方式了吧。”
瑟杰克斯很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所以说那个办法到底是什么办法?
整个现场也就只有王权一个人一脸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