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玉虛天尊 起點-第六百三十六章星海無垠,大道紫宮鑒賞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玉虚天尊
任鸿一手持规,一手握矩,利用羲娲一脉的秘术重新定义天道。
这是比“易天定命”更加高深的神通,属于开天辟地一等的无上神通。
在这其中,任鸿的天皇境不断扩张,与整个宇宙契合。
矩在手,打碎人间十五洲,重归天地元气。
规在手,汇拢的天地元气点化为星辰,从他身边飞向虚空。
南极和青玄辅佐任鸿,一人帮他量天定星,一人帮他化地凝气。
星辰犹如流淌的银河从三位帝君升起,逐渐填满原本的世界。
没错,任鸿重修天道的目的,是将“三界十方九天十地”改造为一个“浩渺无垠的星海世界”。
海外十洲化作一道道绚烂的星河在宇宙外围铺开。四大部洲化作四大星域主体,至于中央赤县神州……
术道巅峰 一笔一妖孽
青玄看到九州河山被强行分解,每一块平原山泽被强制扭转为星系、星团。
当年轩辕和九黎魔皇在逐鹿大战。而今星海宇宙的逐鹿,可不再是一片平原,而是一座由几十个星系构成的逐鹿星河。
大商仅存的朝歌城在星海宇宙中,化作一枚名叫“朝歌”的星球。它位于玄鸟星系的正中央,紧紧靠着太阳。
不过任鸿这么大的举动,勾陈天皇大帝的法力渐渐支撑不住。南极赶紧将自己的法力送过去,一股股纯阳之气弥漫在虚空宇宙,将那些星系正中央的太阳星点燃,编织宇宙立场。
“师弟,帮他调整时间线。”
既然扭曲天道,改造为星海宇宙,那么原本的时间轴就不能用了。
“明白。”青玄伸手一指,头顶先天灵光遁出,顺着时光长河回归轩辕帝纪的开端。
他重新梳理历史,将原本三界历史修改为星海历史。
人族启蒙于雷泽星系的一颗星球,后来发展壮大,逐渐走向星海,繁衍了一个又一个文明。
在轩辕大帝时期,与九黎魔皇争夺人族星河联盟盟主之位,导致逐鹿星河为首的数座大星系崩塌。
后来轩辕大帝执政八万年,重新治理星域。
……
火云洞,轩辕暴跳如雷。
三帝君修改天道,把宇宙玩弄于股掌之间,自然瞒不过这些大罗天尊。
众生会被帝君们的神力蒙蔽,修改记忆。但大罗境界足以保持本我,不受帝君们影响。
“谁让他去修改宇宙观了?这么弄,我的文明还怎么自行发展!”
黄帝提起神剑,就要去找三帝君算账。
旁边农皇、弇兹等一系列古皇拦住他。
昊英氏坐在一边喝茶,满脸不以为然:“改就改了。星辰体系的人道文明,我们又不是没有经验。从零开始,以大周为主体,重新发展便是。权当第三次神仙杀劫的后遗症了。”
天庭,三教死亡的仙真巫神看向外界变化。
天庭所在的九重清霄徐徐崩溃。取而代之是一片充斥祥光的太空。远处是密密麻麻的星空,无数星辰烁烁明明,演化一个又一个人间世界。
在他们惊讶之际,青玄神力用来,悄然无息修正在场所有人的记忆。
很快,他们记忆更替:天庭位处宇宙中央,环绕三百六十五颗周天主星。只不过现在多宝道人和玉清诸仙打架,把天庭的星辰都借走了。
蓦地——
一颗颗周天主星从大昆仑山飞来,多宝道人夺取的星斗一一回归,重新排布在天庭之畔。
任鸿将这些星辰按照三垣二十八星宿排布,重新勾勒天庭的守护阵法。
一缕奇妙的时光神力悄然而来。紧接着,一篇以宇宙为阵图的星辰大阵出现在任鸿脑中。
“小子,编织星海铸造紫极圣境,从而复活宿钧是吗?帮你一把,这阵图你能用上。”
烛龙?
任鸿心中一动,阅读烛龙古神送来的阵图。
以星辰宇宙刻画复活阵法,是任鸿想出来复活宿钧的法子。但他的复活阵法脱胎于风天越的大阵,碍于风天越的境界,有些浅薄粗陋。
可烛龙送来的这幅阵图极为玄妙,这是历经无数量劫传承的星命复活之术。以整座宇宙为阵图,每一颗星辰的运行化作阵图的一个节点,从而完成教主级别的复活回归。
“毕竟是教主亲自排布的星图。”
惹火小娇妻:老婆,婚令如山 好七
任鸿阅读星图,察觉这座星图阵法也是一种教主圣境的演化。
“类似于我和两个师兄,也跟天皇老爹差不多。是把整个宇宙充当一座完整的天道教主圣境。”
任鸿依仗勾陈大帝操控群星轨迹的权利,将宇宙星轨重新排列。大到天庭与四大星域,小到流星、陨石的轨迹,统统被他安排妥当。
那一刻,整座宇宙各个角落弥漫着一股股紫气。
太一紫气。
在这紫气的包罗下,原本作为宇宙源能的昊天炁海自动孕育圣境,浮现一座崭新的教主圣境——天庭紫极圣境。
简称紫宫。
南极帝君和青玄帝君看到紫宫出现,下一刻任鸿元神遁入紫宫,整个宇宙迎来证道异象。

“紫宫之神尊勾陈紫微,师弟这是进一步掌控天皇境的本质?”
二帝君对视,露出狐疑之色。
但任鸿从哪弄出这么完善的星图?
大罗天,玄都洞,八景宫。
太上圣人作为没有下场的教主,仔细观察任鸿安排的宇宙星辰阵法。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阵法有些熟悉,似是某位老朋友的手笔。”他略作沉吟,忽见任鸿运转星辰阵法。
一道道金光通过星球间的链接形成阵箓图。整个宇宙化作任鸿的领域道场,把能源汇聚于天庭一点,对准大昆仑山激射。
大昆仑山,因为昆仑守山阵法的保护,里面仍是山水格局。
元始天尊艰难应对娲皇的至宝惩罚,突然天空闪耀璀璨夺目的光辉。
一道道星轨组成的阵图布满天空,化作教主级别的群体攻击,以流星雨的形式轰向下方。
广成子脸色一变,耳畔传来青玄提醒。他招呼纪清媛升起净世图,一群玉清仙家躲入至宝保命。
但其他人就没这么幸运了。
勾陈帝君司掌兵戈杀伐,如今神仙杀劫最后关头,他狠下杀手,流星雨敌我不分,就连西昆仑瑶池和南昆仑光明宫都在流星雨打击范围内。
祝融察觉不对,捞起光明宫,拉着董朱夫妻就跑。
路上,他看到瑶池从西昆仑遁离,西王母拔走十六峰前往天庭。
想了下,祝融没有去天庭,而是收走光明宫,遁入刚刚炼成的星海。
流星雨持续坠落,几位教主顾不得对付元始天尊,纷纷施展仙术护身。
“勾陈帝君的星雨已经接近我辈规模,全然不像是一尊准教主的手段?”
听到准提的评价,血海破口大骂:“屁!这不就是天皇的手段吗?当年那个天孽,现在的任鸿,还有古早之前的伏羲,这不是他们家的惯用手段?”
通天教主看到流星雨不断轰杀门人,赶紧招呼多宝道人一起救援。
“师兄,你们玉清一脉怎么连这等同归于尽的手段都搬出来?”
这一场流星雨轰击后,大昆仑山还能要吗?
南昆仑和西昆仑两方大能全跑了。
“我哪知道。”元始天尊也一脸懵逼,他知道三个徒儿抢先一步离开,却不知道他们下手这么狠。
要知道,好些没有逃走的玉清仙家都被他们活生生打死,元神招入勾陈、南极、青华三宫了。
看着西昆仑和南昆仑离开,天尊暗叹。
他还打算回头跟两位老朋友聚一聚呢。可任鸿三人这一闹,昆仑算是真正分家了。
南极和青玄还不知道,他家师父把任鸿自己惹的事,一起扣在他俩头上。
元始天尊伸手抓住一颗流星。
流星乃星辰源力凝结的实相,每一颗星辰相当于大罗仙的全力一击。其中也混杂不少教主级别的星球攻击。那些星球都是宇宙实体存在的星辰,目标多半针对血海老祖。
任鸿记恨血海老祖打伤自己。元神遁入紫宫,额头天眼睁开,把宇宙制作为“武器”,不断对血海老祖发动攻击。
老祖挥剑斩碎几颗教主级别的星球攻击,抬头看向宇宙中出手的三帝君。
但宇宙弥漫紫光,根本看不到三位帝君的真身。
“六御合道,他们这是遁入宇宙圣境了?”
血海老祖心中嘀咕,这样一来自己斩不到对象,岂非只能任由他们攻击?
任鸿毫不客气,显化巨神之体从远处扯来一条星河,攥着星球一颗颗往大昆仑山扔。
血海升腾,拍碎天空中的一颗颗星球。但星球爆炸的元能同样击穿血海,迫使一团团血水蒸发。
“这个宇宙圣境,可比我的天皇境舒服多了。”
任鸿俯视自己开辟的星海世界,这一刻他才领略教主级大道的威能。
宇宙天道于我指尖起舞,我想要世界是什么样,世界就必须修改成什么样。
永恒的处女
虽然天皇境也是宇宙的一部分,但只有六分之一的权限。而现在,任鸿趁着其他帝君不在,独力操控宇宙圣境,是一尊完整的星海教主。
在他眼中,血海圣境再无原本的神秘,一切大道运行皆在眼中。
跟血海老祖交手,任鸿显得更加轻松自如,伏羲、天皇、玉清、太元、娲皇、泰皇等大道神通信手捏来,竟把血海老祖压着打。
“臭小子,本座恢复本相,你还敢来挑衅?真以为老祖是泥人捏得性子毫无火气?”血海老祖一步跨出大昆仑山。
突然,身后三宝如意和开天神幡袭来,天宝君和元始天尊同时出手,将他打回血海。
宇宙方向,雷树、莲花一起刷下,雷霆和神火将血海老祖的两把杀剑镇压,再度将他打伤。
最后,任鸿调动紫宫之力,将整个宇宙化作“钺皇浑天戟”的形态。
阵法凝聚于一点,将浑天戟投掷入血海底部。
隆隆——
幽冥血海在这一瞬间蒸发,彻底干涸。
“老祖,师尊说过。这一劫你不是教主,就老实当你的大罗天尊吧。”
天道神兵击穿血海圣境,再度把血海老祖的道行削落。同时,整座幽冥世界也开始发生莫名变化。
后土娘娘定眼瞧了瞧,放弃和元始天尊交手。
“元始,你有个好徒弟!”说完,她转身离开昆仑,返还幽冥世界。
在星海宇宙观中,地界已经不再是三界之一,而是一处隐没在星辰宇宙光辉之下的阴影。
或者称呼为负宇宙。
后土必须尽快完成正负宇宙的两极对立。不然,血海老祖反应过来,抢先一步夺取幽冥世界主权,对她不利。
少了后土娘娘和血海老祖,又有天宝君和流星雨帮忙,元始天尊压力大减。
甚至在通天教主忙着救人时,他还有余力说笑:“师弟,你还要不要打?”
通天看着自己庇护的一千上清门人,再看广成子那群躲入净世图庇护下的八百玉清门人,冷哼一声。
青萍剑斩出一条通道,带着门人回归金鳌岛。
但此刻的东海已经不存在,四海之地同样被星辰宇宙同化。万般无奈之下,通天教主以金鳌岛为洞天仙境,强行在宇宙之中打出一道全新的法则。
“但凡大罗之尊,可在星辰宇宙祭炼先天道境,无须幻化星辰姿态。”
迷侠记&迷行记&迷神记
金鳌岛飘入东部星域,一条条星河自动涌来,仿佛朝拜君王般环绕金鳌岛运行。
受通天教主恩泽,原本化作星系的诸多洞天福地在一一复原。就连四海龙族的龙宫星系也重新化作一片先天沧海境,隐藏在一片星空。
西方两位教主收走一部分有缘人后,也忙着离开,回去将转化为星系的佛国一一还原。
娲皇收起至宝,不再对元始动手。
“姑且放你一马。”
回去之后,她也帮助古神们打造自己的先天福地。
看到宇宙各处的大能们活动,紫宫中的任鸿元神露出不高兴的表情。
“这么做,无疑是削弱我的星图阵法。”
可烛龙给他的星图十分玄妙,在通天插手扭转星辰宇宙格局时,星轨自动修补,继续维护复活阵法的运转。
还有娲皇构造的那些先天福地,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竟然恰到好处插入星辰阵法的一个个重要枢纽,帮任鸿稳固阵图运转。
任鸿观察娲皇布置的节点,正好围绕自己所在的紫宫。
“不出意外,这座复活阵法的核心就是我现在身处的‘紫宫’。”
紫宫,代指紫微垣,或者天帝宫。是眼下星辰宇宙的中枢运转,也是北极星,或者说宇宙最中央的一点。
但是——
这个位置太显眼了。
宿钧在这里复活,或者说那位陛下想要复活,恐怕会引来诸多麻烦。
任鸿仔细思忖后,主动将紫宫隐去,将这座圣境化作一颗紫色宝珠,藏入宇宙星轨之间。
将恒定不动的一,转化为宇宙天道遁去之一。这“一”之所在,可能是四大部洲的某颗星球,也可以是边荒之地的某颗陨石,甚至可能是天庭帝座上的某个宫殿。
做完这一切,任鸿元神回归肉身。
那一刻,他感觉到自己元神的变化。
任鸿的元神,已经跨入大罗层次了!
“既然这样,复活宿钧的计划可以开始了。”
青玄、南极飞过来:“师弟,我们回大昆仑山。”
三帝君从星空离开,烛龙悄然现身,泰皇墓从虚空显化,落入一座星系。
“成了。”
接下来,就是静候泰皇回归。
……
大昆仑山并未化为星系,在通天教主以仙剑刻画宇宙法则后,大昆仑山也无须改变形态,可以充当漂浮在星空中的仙境。
三人归来后,看到仙境破败不堪,原本一百零八峰仅存九十一峰。
元始天尊站在东昆仑最高峰,正重新修复玉虚宫。
广成子、天宝君等仙家跟随在他身边。但比起原本昆仑万仙来朝的格局,如今只剩不到八百仙家。
“师尊。”
三人上前行礼,天尊将三人看了一遍,最后目光落在任鸿身上。
显然,任鸿借紫宫的福泽,完成先天元神的蜕变,着实出乎他意料之外。
“你们干得不错。”
星辰宇宙的变故,逼迫教主们放弃铲除阐教,尚留下八百仙真。
元始天尊安抚诸仙,又吩咐三帝君:“昆仑这边不需要你们帮忙,赶紧去天庭。那边多了无数神灵,正需要你们安抚。”
三教高手归入天庭,加上天庭治理星海远不同三界时期,更需要任鸿三人操心。
任鸿应是,仅忙着和纪清媛、李昀等稍作安排,又对五莲仙府那边的菡萏、焦顼保平安后,他和两位同门再度赶往天庭。
路上,他们看到如今的朝歌星。
大商只剩朝歌一地,被任鸿刻意切割出来。而关于大商的历史也被青玄帝君篡改。
在帝辛等人记忆中,大商是一个超级星际帝国,横跨无数个星系。因为一场教主们的大战,宇宙风暴摧毁一切联络方式,让朝歌帝星失去和其他领地的联络。
因此,他们需要从这颗星球再度发展。
类似的信息也出现在大周一方。
之所以这样,是为了解决双方人口稀少的问题。
毕竟人间十五洲人口加在一起,都填不满一个星系,更别说散布在整个宇宙。
所以,青玄帝君大笔一挥。将人口稀少的问题统统甩锅教主们。
是教主们大打出手,导致宇宙迎来一次大浩劫,各个星球人口凋零,乃至出现许许多多的死亡星球。
当然,那些所谓的死亡星球。都是任鸿和血海老祖打架时扔出去的炮弹,被老祖一一打碎。等南极帝君修复后,里面受到血海老祖的大道侵扰,无法孕育生命。
三帝君走在星路上,观览自己三人打造的星海宇宙。
青玄对两位同门笑道:“我辈扶持大周,截教一心帮扶大商。既如此,就让他们继续帮助大商,看看这个商朝能如何延续吧。”
如今大商也好,大周也罢,被安置在两个截然不同的星球。换言之,接下来的星际时代,谁先跨入星空谁就胜利。
“但这样弄,下一场神仙杀劫如何是好?”南极帝君忧心忡忡:“火云洞那里定有怨言。”
星辰体系开辟后,原本人族文明随之扭曲,就连轩辕帝纪的历史也在三帝君运作下修改。
三界体系下,轩辕帝纪有一万年。但在星辰宇宙中,这一万年时光被青玄拉伸为一百万年!
当年轩辕治世数百年,如今一口气被修改成八万年。
“直接改成十几万年就是。待大周帝国八万年后,再等两汉四万年,就开始下一场神仙杀劫。那次杀劫不似这次有教主们下场,不用操心。”
任鸿目光落在刚刚出现在东方星域的泰皇墓,似笑非笑:“那可不一定,说不得下一次神仙杀劫,又有新的教主插手。”
三人一边说,一边赶路。
彼时,西方佛国升起一尊佛光,仿佛印证任鸿的话。天外有佛像缓缓飞下,落入西方佛国。
佛门有第三位教主下场了。
仿佛是呼应一般,天外宇宙壁上浮现一尊人身龙尾的巨神。他身边有另外几尊古神教主。
不过,他们并未降临,而是默默看了看这座星辰宇宙,然后再度消失。
青玄三人被教主们目光注视,感受到元神的冰冷。那一刻,仿佛死亡就在眼前。
南极帝君回神,看向身边痴痴呆呆的任鸿,推了他一下:“师弟?师弟?”
“啊?我没事。”任鸿反应过来,小心收拢衣袖,藏住闪烁的至宝灵光。
一眼万年。
刚才羲皇那一眼,直接让任鸿度过一万年,甚至借给他一件教主至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