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dht精彩都市言情 我的師門有點強笔趣-364. 你的底蘊關我何事?看書-z769m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
东方世家的族地,位于东州的泰德山脉。
这条山脉,横跨了小半个东州,一共有七条支脉,乃是玄界最著名的灵脉起源点之一。
依赖于这条灵脉的灵气而生存的宗门不下百个,其中便也包括了三十六上宗之一的东州张家。
而以此山脉辐射而出的影响力,更是覆盖了大大小小数百个宗门。
所以作为“泰德山脉一家之主”的东方世家,其影响力如何也就可见一斑。
几乎可以说,方圆数百万里以内的所有宗门全部都要仰东方世家之鼻息生存,一旦稍有忤逆之举,甚至都不需要东方世家开口,自有其他宗门、世家宛如群狼分食般的将其肢解——在玄界,尤其是东州这种地方,几乎从来未有任何情面可讲,凡事皆是以利益为重。
而自东方逵抵达之后,苏安然和方倩雯一行也果然没有再做任何逗留,直奔东方世家族地而去。
东方世家毕竟曾是第二纪元存活到最后的三大皇朝之一,是以于泰德山脉落户后,便将族地依山势而建,各处行宫、宅邸此起彼伏,既有峻峭之险美、辽阔之抒意,亦有深山野林之秀美、泉池激流之高深,几乎处处可见大师手笔。更为难得的是,如此繁多的人工建筑,却丝毫不损山脉之景观,反而更让荒山多了几分人气,粗犷与精细糅合到一起,竟是隐有道韵散发。
方倩雯初见此景时,便不由得感叹了一声:“不愧是世家之首,天道气韵、地脉灵气、人世生气三者结合,此等天地人三才阵浑然天成,这大概就是老八所言的天生道韵大阵了。”
言罢,又笑道:“也难怪东方世家畏老八如蛇蝎,从来不敢让老八靠近这里百里。”
听到方倩雯的话后,苏安然顿时才明白,为什么这一次八师姐林依依明明在谷里无所事事,但黄梓却是不肯放她出来了,原来是东方世家明言不允许八师姐过来的。
不过仔细一想ꓹ 倒也能够理解。
以八师姐的性子,若是真到了东方世家这里来ꓹ 看到此等天生地养的天地大阵,怕是肯定会忍不住敲诈一笔的。
而对于东方世家来说,林依依敲诈事小ꓹ 这坏了东方世家的道韵大阵恐怕才是真的无法忍耐的事情。
入了东方世家的族地后,东方世家果然给方倩雯安排了一个避风的院子。
说是院子……
实际上却是一处背靠树林的别苑ꓹ 后院处有一个阴阳鱼造型的汤池,是从泰德山脉两条地下水引流而来ꓹ 一冷一热于此汇聚形成阴阳鱼。旁边种了一些玄界罕见的矮丛花木ꓹ 点缀成卦象。前庭只有一块巨石被置放于正中充当点缀,四周院落则各种植了一棵不同品种的树木,但这四棵树木却是需要春暖夏热秋冷冬寒四种不同的独特气候温度方能存活。
更不用说别苑内的布置,虽并不显得奢华高调,处处呈现出一种大气、典雅的风格,但实际上用料却是极为考究。
如从前院进门后的玄关门廊,百平米的空间ꓹ 却只在周围放置了一些盆栽点缀,正中位置则是一块约二十米长的屏风ꓹ 屏风上画的是仕女献舞迎客图。
除此以外ꓹ 并无他物。
但这副仕女献舞迎客图却是出自第三纪元初期ꓹ 如今百家院画家一脉早已仙逝的一位苦海境至尊的手笔。
而且这还是自有道韵隐现的真迹!
至于裱画的屏风ꓹ 同样不凡。
屏风材料出自真元宗所掌握的一个秘境内的产物,名为罡风木。
此木料哪怕置于罡风层也不会破损ꓹ 因此才被称为罡风木ꓹ 其树心乃是玄界匠师制作绝品或道宝等级别的木属性法宝都会采用的主材料之一。当然ꓹ 剖去树心剩余部分的木材虽然不能满足这个品阶的法宝制作材料需求,但同样也是属于相当高阶的法宝制作材料ꓹ 价格一样居高不下。
真元宗一般都是直接贩卖带有树心的罡风木,其价格为一根原木等值于一颗九阶灵丹。
而罡风木原材,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所以价格并没有统一。但大多数正规的坊市皆是以每米原材等值五百颗一纹养魂丹作为起拍价——注意,这仅仅只是起拍价而已,真想拍下的话,往往需要付出双倍乃至三倍的起拍价;而部分黑市的价格则更为昂贵了。
这也就导致了很多购买罡风木圆木的宗门,在取出树心后都会选择将剩余的原木制成原材进行二次贩售。
但东方世家却并非如此。
这么一块二十米长的罡风木屏风,少说也得用到十棵罡风木原木,若是制成原材的话起码也能有个五十余米。
仅是一个前厅的布置就已如此惊人,更不用说绕过前厅的隔间,经过中院,然后才抵达的前堂了。而过前堂后,还有二进门的小花园,以及从花园通往左右的各十四间随行侍从居住的厢房和通往后堂、后院的两院四房格局的主屋。
不管是前堂、厢房、主屋,甚至是几个花园,装潢皆不显奢华。
唯有用料方显世家底蕴。
而窥一斑知全豹,只是一个别苑就已经如此,那么泰德山脉上的那些行宫、大殿乃至四房主家、族长居所,其气象之大也因此可知一二。
东方逵带着方倩雯等人过来的时候,脸上其实是有着自得之色的。
只不过,他是东方世家的人,还是道基境大能,又哪能喜形于色呢,是以还是刻意表现出几分自谦,并未说出此别苑的用料有多么讲究,装潢的各种物件有多么珍贵。
但他相信,以方倩雯的眼光水准,必然能够发现这些不凡。
毕竟,她可是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伤势。
可实际上,方倩雯还真没注意过这别苑的用料有多讲究,物件有多珍贵。
她看了一眼前庭那东方世家花巨力布置出来的“四季气象”,见其并非灵植后,就全然没有丝毫兴趣。
至于什么侍女献舞迎客图、各种大有来历的珍贵物件,稀有罕见的盆栽、花草等等,全部都是视若无睹,甚至还面露不屑之色,一脸的鄙夷。
看得东方逵脸上那抹隐藏得极深的自得之色,渐渐变成尴尬、惊疑。
唯有在方倩雯看到后院的阴阳鱼汤池时,面露出一丝惊喜之色时,他才微微松了口气。觉得还好有一样是让方倩雯感兴趣,不至于让东方世家太过于丢脸。
之后又是几声客套的寒暄,然后东方逵便带着其他几人离开了。
临走时,他倒是多看了几眼青玉和空灵两人。
尤其是空灵。
巨浪 閃爍
她身上那股妖族的气息,几乎无法遮掩。
东方逵有些庆幸,还好这次太一谷领队的人是方倩雯,否则之前和欢喜宗交手的那次,若是让欢喜宗发现了太一谷来人的队伍里混有妖族的话,那局面恐怕就真的是不死不休了——欢喜宗对待妖族的态度,便是好不讲理的抹杀,根本不会在意这妖族是善是恶,是否被人降服。
靈異學會 惡魔捕獵者
不过东方逵真正留意空灵的原因,却并非她是妖族。而是在其妖气的掩盖下,只有像他这样剑心通明不惹尘埃的剑修,又或者是修为足够高的剑修,才能够看出空灵在妖气的掩盖下所散发出来的那股几近于冲霄的凌厉剑气。
这让东方逵相当肯定,单论剑道潜质,空灵几乎不在东方樨之下,她唯一欠缺的恐怕就是境界上的差距了。
毕竟东方樨已是地仙境。
可在剑道之上如此专情于剑的剑修天才,却只跟在苏安然的身后,宛如奉剑侍女一般,这就很值得引人深思了——倘若空灵是跟在唐诗韵或叶瑾萱身边的话,东方逵自然就不会如此反应了。
果然太一谷的弟子,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东方逵暗自将收集到的情报记下,准备一会就去向长老阁汇报。
……
“大师姐果然厉害。”
青玉本就已经最擅长察言观色,再加上灵兽之属,天生就善于感知他人善恶情绪,两者结合下就让青玉将全程看了个相当透彻。于是她此时也不由得称赞了一下,心中暗道:果然不愧是能够号令太一谷那群妖孽的大师姐,这没两把刷子还真的不行。
“啊?”方倩雯一脸茫然,“我怎么就厉害了?”
“刚才那个东方逵,介绍了那个‘四季气象’,虽没说那四棵树的品种,也只是略微提了一下,不过那股自得意满的骄傲样子,谁都知道他在暗示什么,结果大师姐就‘哦’了一声,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青玉也不知道跟谁学的毛病,此时竟是叉腰大笑,看得苏安然都想揍她几拳,重温一下手感了。
末日信條 艾紫瑛
“那个蠢货真是没见识。他难道不知道八师姐就是阵法大师吗?我们太一谷药田所布置的阵法可比他这个四季阵要厉害多了,不仅分了四季,还能控制湿度、温度,甚至是模拟日照程度呢。我们骄傲了吗?”
“还有那个前厅。仕女献舞迎客图真迹又如何,那点道韵还不如师父随口的一句教导呢,对吧?”
“更可笑的是,中庭御花园号称种了百种名贵花朵,结果我数了一下,其中有差不多三十多种都只是同品种的不同色泽而已,根本就只能算是同一品种的花朵……”
重生之美諜中國心
听着青玉在那里吧啦吧啦的说着话,奚落着东方世家的各种毛病,一旁的空灵双眼明亮。
本来之前听东方逵那隐晦中又带着自得之意的介绍这处别苑时,空灵内心还是有几分异样情绪的:在不知不觉中竟是产生了谨小慎微的情绪,觉得自己完全就是一个没有见识的土包子,不知不觉间便多了几分束手束脚的感觉。但此时听着青玉的话后,空灵却也只觉得原来这东方世家似乎也没有他们自己吹的那么厉害呀。
而作为被吹捧的当事人,方倩雯此时的表情则更加茫然了。
青玉在说什么?
我怎么不知道自己刚才有这个意思?
看着眼前的三个女人,一个一脸茫然,一个骄傲自得,一个渐有明悟,苏安然只感到一阵头痛。
作为对方倩雯算是比较了解的人,苏安然自然是知道自己这位大师姐为什么刚才会有那种表现了。
她自然不像青玉吹捧得这样。
不过前庭的“四季气象”也确实没有让他们太一谷弟子震惊的必要,因为太一谷后谷的药田所布置的阵法的确如青玉所言那般更加高端,毕竟那可是动用了一条天地灵脉,完全模拟出了各种灵植的最佳生长环境。
但大师姐之所以只看了一眼就毫无兴趣,那纯粹只是因为那四棵树并不是具备入药效果的灵植而已,否则的话恐怕这东方逵前脚刚走,方倩雯后脚就要把这四棵树给挖出来移植到龙车里了。
而一路走来看到的那些装潢布置,方倩雯之所以面露不屑,那也纯粹是因为她觉得东方世家在浪费土地。
这么大的空间,有效利用起来的话能够种植多少灵植了!
可东方世家却只是在每个房间里就放了这么一点东西,弄得空间非常宽阔,在方倩雯看来根本就是铺张浪费。
至于那些装潢有多么昂贵和珍稀,方倩雯不懂这些,所以没有任何概念,自然也就不可能被吓唬住——对于方倩雯来说,布置这些东西,还不如将那棵五爪金龙果树直接丢她面前来得有震撼力。
看着青玉还在吹捧,方倩雯却是收起了茫然的神色,露出那副在太一谷里才有的宛如看智障般的关爱眼神看着青玉时,苏安然就知道,今晚青玉又要惨了。
方倩雯肯定是觉得青玉又犯病了,一会需要喂几颗灵丹才行。
想着青玉嚷嚷着“我没病!我不吃药!”然后被大师姐强行塞比拳头还大的灵丹时,苏安然就不由得笑出声来。
青玉听到苏安然的笑声,她终于停下了自己放荡不羁的叉腰动作,然后看着大师姐面露温柔的笑容,顿时打了一个激灵,一股寒意瞬间从尾椎直涌而上。
只不过,青玉此时想着的,却是“正所谓看破不说破,自己却居然如此肆无忌惮的把大师姐行事的深意都给说出来了,我这是在揭大师姐的面子,我要完了”。然后回头一看,便见到空灵一脸笑意盈盈得轻松模样,心中又气又恨:我上当了!这个心机女,刚才面露苦恼和困惑自卑的神色,果然是在引诱我得罪大师姐,我居然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
絕代神醫
“青玉……”
青玉吓得一颤,转过头便看到方倩雯已经拿出一颗成年人拳头大的灵丹,脸色顿时就青了:“我没病!我不吃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