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o36s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 txt-604、哭的可慘了(5000字)熱推-4mr7p

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
小說推薦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
顾枭走进了顾雪的办公室。
而佐藤绘衣和佐藤富山则留在了外面。
佐藤绘衣在YUKI工作室的名号,那可是响当当,她那么大个人杵在那里,旁边还有个生面孔,非常引人注目。
所以,很快就有人过去搭话了。
“绘衣酱,刚刚那是谁啊?”
“……前辈的父亲。”佐藤绘衣看了眼过来搭话的制作进行,也没有多想,直接就把事实给说了出来。
“哇……”那位制作进行看起来十分震惊,“小顾雪的父亲?我还以为工作室就她和顾柔姐姐两姐妹呢,原来背后还有个大老板吗?”
佐藤绘衣摇了摇头,回道:“不是,工作室就只有前辈两姐妹,跟他父亲没关系,他只是过来看看前辈……”
制作进行恍然大悟,道:“我说怎么以前没见过……”
有人率先带头搭话。
跟佐藤绘衣谈笑风生。
其他一些看佐藤富山和顾枭一副生人勿近模样,充满上位者气息,而有所顾虑的工作室员工,也就都跑到了佐藤绘衣的身边,小声询问了起来。
八卦,果然是人类的天性。
佐藤绘衣对此也毫无戒备,该说的都跟过来问的人说了。
顾雪说她是个大嘴巴,果然一点都没有说错,很快,几乎大半个工作室就都知道顾雪的父亲来了……
而八卦完一个人的身份。
很快,又有人拉了拉佐藤绘衣,小声问起了她旁边站着的佐藤富山。
“那你旁边的这位是……?”
佐藤绘衣瞬答:“不认识。”
本来看到一帮人,男女都往自己女儿身边凑,就很不爽的佐藤富山猛地咳嗽一声。
跟在顾枭身边那么久,佐藤富山绷着脸,还挺威严的。
工作室单纯的制作者们,哪见过这种气势,所以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绘衣啊……”
佐藤富山看效果不错,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道:“我是你爹啊!”
佐藤绘衣看着佐藤富山,自己的亲爹,沉默片刻,突然就指着他道:“他侮辱我!”
“……”
听到佐藤绘衣的话,加上佐藤富山的话确实有点奇怪。
所以……瞬间,工作室的制作者们ꓹ 就全都露出了愤怒的表情,怒视佐藤富山。
“你谁啊?”
“跑来工作室骂一个女孩好玩?”
“好了不起哦。”
群情汹涌ꓹ 阴阳怪气起来了。
佐藤富山:“……”
坑爹小能手佐藤绘衣,藏在人群中,偷偷朝佐藤富山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
另一边。
办公室。
另一对父女ꓹ 还在僵持着。
顾枭张开双手,看着双手护在胸前的小女儿ꓹ 特别尴尬。
虽然没有外人,但被自己的女儿一脸戒备地看着ꓹ 还是让他不由得感叹ꓹ 自己的女儿,真的长大了啊……
顾雪的话,就没想那么多。
她完全就是下意识的动作。
谁会接受一个不熟男性的拥抱啊。
就算是父亲也不行吧。
跟他真的不熟啊……
不过,她也知道这个动作确实有点过激了,也有点伤害到顾枭的意思,所以僵了一会后,她也放下了手ꓹ 再次问了那个顾枭还没有回答的问题。
“你怎么来了?”
顾枭也放下了手,沉默半晌后ꓹ 问道:“……我不能来吗?”
“当然不能啊ꓹ 你搞定姐姐了吗?没有吧?要让她知道你来了ꓹ 你有想过她会有什么反应吗?你这完全就是坑我!不行ꓹ 我要赶你走了……你过来跟我没关系哦……”
顾雪越说越慌,真的就要赶人了。
顾枭:“……”
“gogogo!!!”
顾雪来到顾枭身边ꓹ 嚷嚷着。
一副要赶她走的模样。
但这对于顾枭来说……真的挺伤人的。
穿越之種田難為 花開常在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找小女儿。
小女儿第一反应ꓹ 却是赶自己走。
他看着自己的小女儿ꓹ 涨红了脸,实在忍不住了。
“难道ꓹ 我身为父亲,想自己的女儿,过来看她一眼,这……很过分吗?”
“你姐姐很重要,对于你来说很重要,你要考虑她的心情,可你难道就不能考虑一下我的心情吗?”
顾枭看着好像突然之间,就长得跟自己一样高的小女儿,红了眼睛。
顾雪看着他的眼睛,蓦然停下了GOGOO。
有些慌张。
好像……
确实……不过分。
虽然她对顾枭没有好感,但其实恶感也不多,因为残留的记忆中,对于这位父亲的记忆极少。
这让她面对家庭问题的时候,下意识就站在顾柔那一边,这没什么道理可讲。
毕竟她记忆里,全是顾柔。
但她忽略了,顾枭作为一位父亲,被这样对待,会伤心这点。
其实也不能算忽略吧,主要是顾雪,无论是前世还是现在,都没有感受过什么父爱母爱,在地球她是个孤儿,就是那种打游戏被人骂孤儿,可以骄傲得承认的那种……之后独自去岛国打拼,在异国他乡,就更别说亲情了。
而来到这里后,全是顾柔……
所以她下意识就把顾枭的心情遗忘了。
现在顾枭提起。
白發皇妃 莫言殤
她突然想起来……眼前这个人,无论怎么说,都是她父亲。
我真不是小鮮肉啊
“小雪,我是你父亲啊。”
看顾雪不说话,顾枭又说了一句。
再一次加深印象。
顾雪看着顾枭,这个自己的父亲。
抿了抿嘴唇。
突然有些愤怒。
虽然下意识忽略了。
但有些事,确实是他自找的,怪不得别人啊。
作为父亲,他也远算不上合格!
现在突然跑过来,到底算什么!
“你……”
顾雪看着顾枭,缓缓吐了口气,第一次,她放弃了猛男之类的暗示,跟着性子记忆,以及内心深处涌现出来的愤怒走。
“你还知道自己是父亲啊,那你来这里干什么!”
顾枭咬着牙:“……我来看你,你是我女儿!”
“你女儿……”
顾雪突然更愤怒了。
她深呼吸,想要压住怒火。
但不知什么原因,无论如何,都压不住。
“你这是害我还是来看我?”
“我……”
“你还知道我是你女儿啊?”
顾雪打断了他。
“那你做过父亲的事吗?小时候给我请老师,我可是亲眼看着你们两个在我面前卿卿我我,这叫请老师吗?厉害啊,我去问母亲,她对我爱答不理,最后还是跟姐姐说,才有那么点用。但你有没有想过,当姐姐带着我去跟你们夫妻俩对质的时候,你毫不关心的样子,以及母亲对着我和姐姐就一脸无所谓,对着你就哭哭啼啼的样子,对顾柔伤害有多大?”
“我当时才读六年级啊,就有幸见到这种场面了,好一个家啊。之后顾柔说要带我跑路,你觉得看到这样画面的我,面对着一边是每天陪着自己的姐姐,一边是关系诡谲的父母,我会怎么选?当然是跟着姐姐跑路!”
“当时我和顾柔跑出去的时候,你是不知道,我有多开心!”
“而之后,我和姐姐离家出走,刚开始你也漠不关心吧?哦,或许不算漠不关心,姐姐那家食品公司,你出了不少力,是怕我们两个饿死了吗?所以施舍一点给我们两姐妹?在我们两个离家出走的第一时间,去找我们,很难?”
我的時空穿梭幻想 暗夜03
“哦,你那时候放不下面子?行啊,放不下面子那就不要放了!你看我们两姐妹过得太好,不回家,把姐姐从食品公司踢出去,姐姐和我也认了,毕竟是你当初给的嘛,那就还给你好了。我去制作动画,你跑去找水军刷我,你说是水军方面的问题,你没注意到,我也认了,我就当是竞争对手不讲武德,反正我对自己的作品有信心。”
“你所做的这一切,我其实都可以不在乎,反正从离家出走后,你就好像没我们两个女儿一样,顶多偶尔施舍我们两个一下,我相信你很快就会把我们两姐妹遗忘。”
“但是,就在我和姐姐都这么想的时候,你突然就转性了,跑来跟我说你是我的父亲,你要接我们两姐妹回家。”
“现在又说想我,要来看我了!”
“这让顾柔知道会怎么样?你有想过吗?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你有想过吗?”
“你说,这到底算什么?”
顾枭看着顾雪,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最终,面对着顾雪的控诉,顾枭没有辩解,而是对着顾雪低下了头。
“……对不起。”
“对不起?哈,还真是好笑呢,你对不起我什么?你没有对不起我们两姐妹啊。”
顾雪伸直白皙脖颈,瞪着顾枭:“你可以这么说嘛,当初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找我们两姐妹,是因为你觉得我和顾柔,是我们那位心比天大的母亲手中的筹码,我们两个受到牵连,所有你讨厌我们,但看在血缘的份上,又怕我们饿死,所以就接济一下。”
天才狂女
顾枭张了张嘴,想要抬头,但最终还是放弃了,他握着拳头,继续看着地面:“……对不起。”
顾雪继续道:“然后那时候你和我家教搞在一起,是因为年轻气盛,热血冲头,没有发现我在,而你之所以漠不关心,是因为觉得我们两姐妹还小,什么都不懂。”
“对不起。”顾枭咬着牙。
“至于开始逼我们两姐妹回家,你可以这么说嘛,你觉得自己很牛逼,想让我们两姐妹乖乖回家跟你认错,你想保持父亲的威严!至于为什么转性了,是因为那次来见我和姐姐,姐姐对你的仇视,和我的态度,让你意识到,自己错了,所以后来你就改性了。”
“对不起。”
“至于对我好嘛,是你想从我身上找突破口,毕竟我对你比较客气嘛,加上年龄小,比较好骗,对吧?”
“对不起。”
顾雪突然怒道:“你复读机呀!”
“……对不起。”
顾雪更怒了,突然抄起桌上的空白原画纸,卷成一团,跳起来打在顾枭的头上。
顾枭没有躲。
站着不动。
顾雪顺势,就对着他的脑袋,敲了七八下。
……但轻飘飘的。
落在脑袋上,根本不疼。
不仅是因为纸张根本就没有威力,还有就是,顾雪根本就没有用多大力气……
顾枭低着头,红了眼眶,突然觉得,自己真是个混蛋……
“你是笨蛋吗?不会辩解一下?当复读机说对不起有什么用?我小就很好骗是吗?”
“对不起。”
“你……”顾雪握着粉拳。
“对不起。我从来没有讨厌过你们两姐妹。”
顾枭看着地面,头越压越低,双拳紧握。
这次,他没有一味地再说对不起。
他下定了决心,轻声呢喃道:
“跟你说得一样,在你们两姐妹小的时候,我确实讨厌你们母亲,但这是我和你母亲以及她娘家的事,对你们两个,我没有一点讨厌。”
“那次被你撞见,我是不知道你在,我是个混蛋,这事是我对不起你们,这点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其实知道你看到后,当时我就很害怕,很害怕你会讨厌我,但我不敢显露出来,因为你母亲在那,你们还小。”
“之后遣散那个家教,我想找你们两姐妹谈,但你姐姐看我的目光,让我意识到,大错已经酿成了,我当时想跟你们两姐妹道歉,但我拉不下脸。”
隱婚老公惹不得 冷在
“你们离家出走,其实我一直都在关注着你们,没第一时间去找你们,是因为我觉得,我在看着,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你母亲以此为要挟,要离婚,各种原因加起来,让你们两姐妹在外面孤苦伶仃呆了那么久,对不起,是爸爸的错,我错了。”
“而之后,随着时间越拖越久,我就越害怕,因为我觉得你们两姐妹正在离我远去,我不想这种事发生,所以我采用了激烈的做法,我想逼迫你们两个回家,我的想法其实很天真。我想,这样我不用丢面子,又能让你们两姐妹回到身边,这多好啊。”
“我就是个自私自利,要面子的人,正是因为这个性格,将你们两姐妹越推越远。第一次认识到,自己错了,是那次见你的时候,你跟我说,我也是人,你们两姐妹也是人,让我意识到,你们长大了,而我,一直都错了。”
“对不起。”
顾枭低着头,声音微微颤抖。
说这话的时候,他鼓足了勇气。
他欠两个女儿一个解释,很久了。
听到他的话。
顾雪久久没有说话。
办公室内。
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
顾雪站着不动。
顾枭低着头,也一动不动。
静待审判。
“我不原谅你。”
终于,顾雪说话了。
顾枭没有抬头,依旧低着头,看着地面,颤声道:
“对不起。”
“你就算说多少遍,我都不会原谅你!除非……姐姐说你一句好话。”
顾枭慢慢抬起头来。
顾雪面无表情。
鳳驚天下:天才大小姐
顾枭看着仿佛突然间就长大,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女儿,眼睛越来越红,眼眶里,泪水在打转。
“对不起。”
“……”
顾雪迎着他的目光,看他这副模样,抿了抿嘴唇,突然偏过头去,小声道:“抱吧。”
顾枭愣了半秒,向前一步,轻轻抱住了自己的女儿。
他颤抖着。
顾雪叹了口气,小声道:“我不喜欢你,但也算不上讨厌你,父亲。但姐姐讨厌你,并且已经到了心魔的地步了,我站在姐姐那一边,因为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只要原谅你,那我就原谅你,你……去找她吧,把这些话说给她听。”
“……嗯。”
顾枭应了一声,又抱了一会,这才放开了自己的小女儿,偏过头去,抹了把脸。
然后,他转身背对着顾雪,快步就要离开。
他来到了办公室门口,正要打开门。
“对了。”
顾雪突然出声。
“爸,虽然我没有完全原谅你,但我已经原谅你一半了,加油吧。”
听到顾雪的话。
顾枭抓着门把手,顿了好久。
才应了一声。
打开了门。
门外。
佐藤富山看着门打开,正要迎上去,却发现顾枭背对着自己的小女儿,哭得那叫一个惨啊。
他立刻停下了脚步。
“走吧。”
顾枭主动开口。
佐藤富山小心翼翼道:“老板,你这是……”
顾枭没有回答,而是说道:“去small公司。”
“真、真去啊?”
佐藤富山有些惊讶。
顾柔可不是顾雪啊。
顾枭坚定地点了点头,道:“去。”
办公室内。
顾雪看着关上的门,坐回到位置上,叹了口气,心乱如麻。
黑袍劍神 天蓬大豬
也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
希望顾枭在顾柔那里,也能把心里话说出来吧……
因为她真的非常希望看到……顾柔能解开心结。
更加开心一点。
……
虽然顾枭信心坚定,但现实……很骨感。
去到samll 公司后。
他报上名字,却连门都没进去。
顾枭在small公司门外,站了一整天。
……
当晚。
顾家。
顾柔躺在床上,看着手机。
顾雪轻轻掀开被子,钻进了温暖的被窝里。
两姐妹都没有说话。
顾雪伸手,抱着了顾柔的腰肢。
顾柔看着手机,上面是顾枭发来的话,一路以来的心路历程,和无数的对不起。
她一直看着,抿着嘴唇,沉默不语,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妹妹。
直到,顾雪触碰到她。
她回过神来,放下手机,看着自己得妹妹,张了张嘴。
“姐。”顾雪率先喊了她一声。
“嗯。”
顾柔应了一声,换了副表情,温柔笑道:“怎么样,今天有发生什么事吗?”
顾雪迟疑片刻,回道:“……没有。”
“嗯。”顾柔点了点头,转头也抱住了顾雪的腰肢。
心乱如麻的她,抱着自己的妹妹,极为用力。
而这次,顾雪没有挣扎。
她也用力抱紧了顾柔。
让两人贴近一些。
相拥的话,抱紧一点。
或许就可以让两人的心,再靠近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