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bho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討論-588.耳背閲讀-s7uv4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小說推薦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不错。”姜子牙双眼微眯:“威胁北海是假,截断姜文焕与黄飞虎的后路是真。”
“姜文焕与黄飞虎征讨西羌,几乎倾尽全力,无暇顾及后方,而妖兵一旦危及北海,便可断其后路。”
帝禦魔刀 夢乂殤
“姜桓楚仅有姜文焕一个独子,若是姜文焕退路被截身陷险境,大商又无余力可派兵相救,必然亲自领军解围,而吴王见姜桓楚率兵离去,必会派兵试探!”
南宫适不再多问,神色有些黯然,无论是龙须虎还是孔宣,他都一无所知,他自问如果能掌握这些情报,也能定制出类似的计策,可惜凡人对仙道的了解总归太少,他也做不到号令妖王这种程度。
姬发则没有太多别样的心思,认真思考着姜子牙的计策。
姜子牙的计策很不错,两策呼应,一但成功,姜文焕与黄飞虎自身难保,还能解伯邑考燃眉之急,甚至吴王还有可能捅了大商后门,从而让天下诸侯群起伐商。
而且没什么风险,这是最关键的。
不过这两计还不足以帮助他们诱杀张桂芳攻取汜水关,因而姬发闻到:“相父后两策为何?”
中國通史
姜子牙继续说道:“令北海妖兵威胁北海,一旦飞廉无法守住北海,可抑制大商士气,缓解我军士气不振,吴王北上,加之大商境内本就有山贼称王混乱不堪,多方齐下可使大商内忧外患。”
“此二策联合使用,纣王必定会放弃汜水关,回军朝歌镇压全局,西征兵力必然大减,而我军却是大商不得不面对的威胁,纣王极有可能在回军之前尽力攻伐削弱我军,这便是我等击杀张桂芳的机会。”
“等龙须虎压北海,姜文焕出兵后ꓹ 便可开始后两策,先休书一封于伯邑考ꓹ 让其率已解围的西羌骑兵南下相助。”
“另外,供应钱粮支持姜文焕西征的贵族,见到战事不利必然另生他心ꓹ 可派人许以重利,让他们速速转投我方ꓹ 彻底断绝姜文焕与黄飞虎补给,保证纣王后院起火ꓹ 加快其回军速度ꓹ 使其顾此失彼。”
“不错!”姬发已经渐渐理清了思绪,道:“兄长一向与我交好,羌人虽然劫掠西岐,但现在已在兄长的掌控下,我若有求,他必会来。”
“这剩下的第四策,孤已经明白了ꓹ 除了前三策外,还需另遣一员将领ꓹ 领一偏军北上ꓹ 一则安兄长之心ꓹ 兄长初定西羌便遭姜文焕猛攻ꓹ 虽掌控羌人,但未尽全功ꓹ 族中定有不满之人ꓹ 这支兵马便可作为兄长臂膀亲信ꓹ 镇压不臣。”
“二则接应西北投诚贵族,唯有如此ꓹ 才能让他们放心施为,以免再有黎侯之事。”
“领军之将孤也心有所属,便派十五弟前去,十五弟向来与兄长交好,又在大商之中做了多年内应,此前办事不利,非他之过,这次便是最好的人选。”
姬发口中的十五弟,便是之前逃回来的姬高,多重考虑,他的确是最适合的人选。
屌絲夢公主:騎士旖情
“大王说的是,老夫并无异议。”
姜子牙一拱手,姬发说的正好就是他的第四策,连领军人选,也一模一样。
南宫适见四策完毕,本待回营休息之际,突然想到了一处不足,便道:“丞相四策虽好,可皆需不少时日才能见效,眼下已是十一月入冬,兵马难行,更是拖长了行军日程,而今敌强我弱,商军士气高涨,我军暂时拿张桂芳没有办法,还得防备商军强攻啊!”
姜子牙笑吟吟道:“老夫已有安排,就看闻仲、申公豹之流敢不敢应战了。”
……….
却说子受与闻仲领着一小股兵马来到了周营附近。
火影之威震天下 職業偷懶
周军在汜水关西北方二十里外安营扎寨,大营由姜子牙亲自督建,依山傍水,无懈可击。
無限之電影尖兵 校草亂人間
闻仲此来自然是探查周军大营情况,子受跟着来,则是看看有没有忽悠住闻大爷的办法。
子受与闻仲来到一处山岭上,远远望见周军营寨,他反复打量许久,得出了一个结论,姜子牙多半有强迫症,这大营是左右对称的。
至于这大营是否有什么门道,以子受的用兵水平肯定看不透,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胡说八道:“以朕之见啊,这姜子牙不仅长与谋略,用兵之能也实属顶尖,大营四四方方,整整齐齐,一看就知道绝非凡物,就算是鲁老将军南征北战数十年,也不一定能建成这样啊!”
管他有什么门道呢,先胡吹一通让自己这边的将领不敢轻举妄动。
闻仲闻言点头道:“陛下圣明,此营暗合奇门遁甲,四角呼应天地人三才,精妙之处绝非凡人能够看破,鲁将军的确布不出来,我军若要袭营或是强攻,还需慎重再三。”
子受闻言脸色一沉,还真这么厉害?
“这是阵法?”
闻仲点了点头:“不错,军阵造诣能超过姜子牙者,天底下只怕不出三人……”
也是,武庙都是为纪念姜子牙设立的,就说行军布阵,还真不一定有多少人比姜子牙强。
子受顿时沉默了,来势汹汹啊…
西岐本就有仙人相助,已经是占据优势,如今单论行军布阵,姜子牙也这么牛逼,这就更加难以对付了,看来的确得猥琐守关,多苟一阵。
就在众人准备离开回到汜水关的时候,山下传来一阵大笑。
“哈哈哈哈!”姜子牙人在山下,声音却没有一丝衰减传到了山上:“闻太师,老夫已与你神交已久,而今商纣无道,为何还要冥顽不灵,助纣为虐?”
子受觉得有些尬,你怎么能当着我的面说我坏话劝降我的人呢?
这也怪姜子牙没考虑周全,他完全没想到堂堂一国之君会亲自出关探营。
“助周为虐?你明知道助周为虐,为何不投我大商?”
闻仲反驳一句,老年人嘛,耳背很正常。
“也罢,老夫不与你争这口舌之利,闻太师也是仙道有成又精通兵法战阵之人,不若你我二人,相互布阵,来较量一番,你若败了,便败了,我若败了,便回返西岐!”
“当真?”
听了姜子牙的话,闻仲有些心动,斗阵胜负难说,可败了除却拉低士气外,没什么损失,要是胜了,以姜子牙的承诺,必然得回返西岐,大商就占据了上风。
不过如此诱人的条件,所有人都知道姜子牙肯定另有算计,但这诱惑真的太大了,现在周军不主动攻打汜水关,营盘又极为精妙,不容易攻打,双方就这么僵持也不好,斗阵反而是破局的最佳方法。
“自然当真。”
闻仲望向子受,这时还得老大来定夺。
子受想了想觉得可行,斗阵不就是拖延时间、最大化减少伤亡的绝佳办法吗?姜子牙可真做到了他心坎上,老姜头是好人呐。
不过他也没急着答应,而是让闻仲回复:
“三日之后,再做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