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dfv超棒的言情小說 真的不是重生 愛下-第1545章 這纔是吃貨分享-p5wwb

真的不是重生
小說推薦真的不是重生
对于家里来了个老外,别说张爸张妈,连唐爸唐妈都已经不惊奇了,顶多看一眼说一句胡子真多。
一家人从角门出来去饭店。
“哇哦,太美了。”莱茵哈特又被酒店庭园里的景色震了一下。
“这些老外呀,一惊一炸的,看什么都稀奇。”
超級玉璧 落情淚
總裁大人非我不可 十七陌
“他们那边没有呗,和咱们不一样。再说咱家这东西就是本国人也得说好看哪。”
極品男人 大葉
两个老太太顺嘴聊着天儿,一家人进了饭店。
天生為聖 長弓寧
“你们不去楼上?”张妈问了张彦明一句。
“不,就在一楼。他点的杀猪菜,中午就干脆都吃这个得了,少了没法做。”
“哎哟,这大热天的。”张妈摇了摇头。张爸和唐爸无所谓,那大肉片子,不香啊?
“光吃白肉啊?”
狐棺
“不是,正宗杀猪菜,全的。主食是饺子。”
“这不年不节的,哎哟,乱吃啊,这不是胡来吗?”
“奶奶,好吃。”张小欢知道什么是杀猪菜,他爱吃肉,有肉的就是好吃的。
上班的都不在家,就张爸张妈,唐爸唐妈,张彦明和孙红叶再加上张小欢张小乐,张小怿虽然在家但不算数。
家里的演员都不在,六月份了,都在忙着演出拍戏,正是挣钱的好时候。
“我哥又去哪了?”张彦明有几天没见到张彦君了,顺口问了一句。
“回老家了。哪个月不回几天?那边小兰一个人不行,一个小丫头。再说不是还有厂嘛,这又要换季了。”
六月,开始要生产秋季的东西了,到了九月又要换成冬季的产品。服装工厂总是要压一个季节提前生产。
“我听说是他那边的渔具店有点什么事儿让他回去。”张爸抱着张小乐,插了一句。
“渔具店?”张彦明想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事儿,当初还是自己给串笼的,和那个什么罗哥丁哥一起搞的,张彦君占了一半。代理还是张彦明帮忙拿的。
“渔具店怎么了?”
“没听太清楚。好像是开了不少店ꓹ 结果下面有些店不着摇兴呗,光拿货不给钱怎么地了的。就是让人骗了吧ꓹ 赔钱了。”
还能这样?张彦明挑了挑眉毛。老大这是玩的哪一出?
亂晉龍嘯
其实几个渔具店加起来也没多少钱,赔光了也就是一两百万的事儿,但是这事儿ꓹ 窝囊啊他。
“你哥吧,平时也没时间管这摊ꓹ 都是交给他那两个哥们弄。好像是搞什么加盟店,到处开了不少。然后自己这边也投钱开了一些。
好像是店面经理没找好ꓹ 也不正经给干ꓹ 货呀钱的也没弄清楚。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儿。”
张彦明点点头:“那肯定不是大事儿,使个劲儿能有多大?就是,我感觉老罗老丁那俩人还行啊,怎么弄成这出了?这叫啥玩艺儿?”
“都有工作,都上班,全靠雇人干,你说呗ꓹ 能怎么的?赔也不是光赔你哥的,他俩还不是跟着赔?”
超級黃金眼
张彦明摇了摇头ꓹ 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说半天也没有意义的事儿。
等一家人坐好ꓹ 服务员上菜。小助理他们另外坐了两桌。
大锅一样的家什抬了上来ꓹ 还咕嘟咕嘟的开着锅ꓹ 炖酸菜的味道飘了出来。切成大片的五花肉,拆骨肉整整齐齐的码在上面ꓹ 还有油汪汪的血肠。
蒜泥ꓹ 醋ꓹ 蒜瓣,酱油ꓹ 香油,韭菜花,腐乳,花生酱,芝麻酱用托盘端了摆在一边,自己调蘸料。
饺子包的芹菜馅,也跟着端了上来。
“来吧老哈,别客气。”张彦明笑着招呼莱茵哈特。
莱茵哈特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一直在那哇哦哇哦的叫,或者是呻吟。反正也说不清楚。
张彦明给孙红叶和张小欢调了蘸料,自己也弄了一份。
张小乐还不能吃太咸的东西,张妈伺弄。张爸和唐爸给自己老伴调料端碟,这活儿张彦明不敢抢。
张小怿……基本上就是看着了,弄片肉能糊弄一顿饭。
边上小助理们已经欢快的吃了起来,直呼过瘾。这边哈里……莱茵哈特还没回过劲儿来。
回眸一笑jq起 東奔西顧
“这是调料,要蘸着吃。你喜欢什么口味就用什么口味。”张彦明给他示范了一下:“你可以尝一尝再决定。”
莱茵哈特磨拳擦掌的在服务员的帮助下调了一碗蘸料,什么都放了一点儿。到是有勇气。
吃了两口,这老外感觉不错,很好吃,就又活跃起来了,还吃了两块血肠:“哇哦,很嫩,有种奇怪的味道,不过很好吃。这是什么?”
“你最好不要问。”
“为什么?这是什么?”
“确定要知道?”
“是的,当然。”
“……猪血,外面是猪的小肠。”
老外惊呆了,然后就有点迷惑。没有像张彦明想像的那样会呕吐或者大叫着逃开。
过了一会儿,张彦明惊奇的发现莱茵哈特又夹了一块血肠,一边小声嘟囔一边打量一边小心弈弈的咬。服了,这才是吃货。
“这个酸菜你吃得惯吗?”
“可以。我们那里,也有这种……酸酸的菜。酸酸的味道。”
……
吃了饭,没有达到目的的张彦明失望的收拾东西,和莱茵哈特一起去了市府。
他没想到这个外国吃货特么反应不正常啊,什么都敢吃不说,还吃的挺欢快。
……
比预定的时间晚了大概有十多分钟,刘市带着一些干部来到小会议室。
“不好意思啊彦明,那边的事情拖延了一下,耽误了十几分钟,没等急吧?”
左情右愛 芊名靜語
“没事儿,您们是真忙我知道,心里有准备。这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不像我闲人一个。”
“可不能这么说,你是做大事的,我们是做杂事的。来吧,我们听一听……这位是?”
“这是莱茵哈特,阿米丽卡著名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师,这个项目其实就是他提出来的,考察水源的时候他背着个相机把那一片走了一遍,回来就提出的计划。
今天的讲解就由莱茵哈特先生来主讲,没问题吧?我来做翻译。”
“好,开始吧。”刘市看了看时间,也没问别人的意见,直接做了决定。
閃婚首席:搶來的女人 半世っ流離
下面相关部门的领导就有冒汗的。不是谁都有一口流利的外语以及听力。这也是张彦明主动说自己来担任翻译的原因,不能让大家尴尬嘛。
工作的时候莱茵哈特还是相当有范儿的,打开电脑连上投影,开始了他的演讲,张彦明在下面同声给领导们翻译。
刘市的外语确实好,用不着张彦明帮忙,听的很认真。
“……以上,就是本项目的全部说明。顶目落成以后,会成为京城得一个新的标识,一个会吸引世界关注的地方,一个十分有吸引力的旅游热点。
不管从哪个方面讨论,本项目都会是一个优质的,成功的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