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xdcq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聯盟竊取大師-第451章 無畏先鋒營推薦-ygct3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两人前方迎面出现一支踏雪铁骑,骑士的座下是某种类马生物,浑身长着厚厚的皮毛,骑士的甲胄也非常独特,只在身体要害的位置才有成块的甲胄防护,其他地方是保暖的戎装。
这是柴安平从没见过的铠甲样式,要不是仍然具备着德玛西亚典型的设计理念,他都要以为是一支外来的陌生部队了。
拉克丝也没见过这样的部队,但是她有听说过军部的工坊这两年有针对北方的寒冷天气开发甲胄,再者普通的铠甲在弗雷尔卓德人的重斧和大锤底下,往往薄的像张纸,所以像这样的戎装说不定更适合雪山环境。
柴安平注意到在他们的身后,马蹄掀起的雪浪下还拖行着几道黑影,隐约看得出来是几头死去的巨兽。
他再仔细观察,这支精锐部队显然不久前才经过了战斗,在队伍中受到战友守护的士兵大多盔甲沾染了鲜血,星星点点的血迹在白色的戎甲上非常显眼。
除此以外,马背上捆绑着的破损武器也在说明着之前战斗的激烈。
柴安平原以为他和拉克丝飞在天上不会受到这支队伍的注意,结果他们只是靠了过去,就有凄厉紧急的尖哨声炸响。
“列阵!”
队伍的指挥官猛地爆喝。
“锵锵锵——”
无数锋利刀刃随之出鞘,在指挥官用队伍通用的暗号发出命令之后,十数杆寒光凛凛的短矛更是隐隐对准了他和拉克丝所在的方向。
德玛西亚的军队一向是大陆排名前几的存在,甚至可以说在同等数量下难逢敌手。
这一刻,这支训练有素的部队在马背上展现出了惊人的军事素养。
距离他们还有段距离的军阵快速在雪地上变幻阵型,长枪兵策马来到前方,形成一道尖锥,短矛手缩到了队伍的后方,随时准备着投掷武器。
阵线两侧,长刀比邻,杀气惊人。
反腐倡廉第一課2016
原本身后的战利品早已被挥刀斩断,以免影响到作战,在指挥官寥寥几句指挥之后,这支骑兵便再无人开口,只有如雷的马蹄声在雪原上轰响,令人惊惧。
柴安平连忙表明身份之余,眼中异彩连连,这支偶然碰上的骑兵未免也太令人惊艳了!
“这好像是兄长的无畏先锋营!”
一品代嫁 朱砂
拉克丝惊呼了一声ꓹ 看见了战马身上的标志。
“哦?”
柴安平落到骑兵的前方,留下一大片给骑兵缓冲的空地。
“看部队的标志应该是无畏先锋营的第三部。”
拉克丝在他身边小声的补充道:“无畏先锋总共有六部ꓹ 全部都可以上马作战,除此之外也各有分工擅长,比如第三部听说尤为擅长追踪、游猎ꓹ 既是最好的斥候,也是乘胜追击最为强势的部队。
每一部的人数建制都在一千人以上ꓹ 这里的应该也就是五分之一左右吧?”
好家伙……
一部就是他魔法军团的十倍啊!
柴安平咂舌,因为他们两个主动的落了下来ꓹ 所以对面奔出来千军万马威势的游骑也停了下来ꓹ 紧接着前头部队有几骑夹了夹马腹,谨慎的朝两人靠拢过来。
“你有没有什么比较直接证明身份的东西,拉克丝?”
柴安平想起来这些天光带着拉克丝游山玩水,背包里好像压根没带什么正经的东西……
“那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可能不带嘛!”
拉克丝白了他一眼,在背包里摸索了一阵,终于找出了冕卫府的信物。
对面策马而来的有个无畏先锋第三部的百夫长,他是个来自都城的年轻贵族ꓹ 此时他暗自嘀咕着,方才对面那男的竟然报上的名讳有一位是来自都城的冕卫小姐……
这不扯淡呢吗?
美食掌門人 風雨中的塵埃
他们大军开拔的时候ꓹ 冕卫小姐还跟未婚夫在都城恩爱呢!
再者ꓹ 这里可是边境线之外的苦寒之地ꓹ 都城的贵人怎么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
也就是德玛西亚现在取消了禁魔法令ꓹ 否则在看到有人在天上飞的瞬间,那些短矛就会立刻投出ꓹ 避免法师的魔法亦或是什么诡异的能力破坏阵型。
他带着几个手下来到两人近前ꓹ 长枪遥遥指着柴安平的脸。
他突然觉得这张脸有点眼熟……
“咦?”
是在哪张通缉令上看到过吗?
“我是来自都城的格雷西·雪莱伯爵ꓹ 这位是冕卫家族的拉克珊娜·冕卫!”
柴安平重新声明了一遍:“我有重要的情报要告知你们的先锋长,请带我们过去见他ꓹ 这是身份证明……”
柴安平将冕卫府的信物丢了过去,百夫长一把接住,那是一块白银色泽的腰牌,上面印刻着冕卫府的徽记还有拥有者的身份。
柴安平本来还有一块三世赏赐的牌证,再不济还有钢铁之翼军团长的证明,不过……很可惜的是,他一样都没带。
百夫长凝重的检查这块腰牌……
好像确实是真货?
但事实上,边境的走私团伙也有一些能做到这种以假乱真的地步,而且根据边境军的统计,在这种情况下突然出现的贵族……十有八九都是假扮的!
異世龍神
他不着痕迹的示意手下包围两人。
“冕卫小姐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种地方,阁下未免也太不把我们当回事了,难道那位殿下还会来边境游山玩水?”
他冷笑道:“以为我们会因为先锋长的关系就将你们带回本部?我看你们是别有用心!还能飞行,诺克萨斯的谍子这次倒是下了血本!”
柴安平:……
“这位小兄弟,你先别急。”
盛寵世子妃 偏葉
他扭头望了拉克丝一眼:“你有什么比较好的建设性意见吗?”
“呃……”
拉克丝一时间也犯了难,竟然还有腰牌不好用的时候?
关键他们两现在这身打扮也不像是能长久在这片冰天雪地里探险的样子,也难怪人家根本不信了!
不把希望寄托在这个憨憨的少女身上,柴安平看向对面明显是领头人物的百夫长:“你们无畏先锋的人员招选很多来自都城,我这副长相经常见报,相信会有人认得,你去叫人来辨认一下也可以。”
誤入職場
说来尴尬,冕卫小姐虽然声名在外,但有冕卫府镇压着,胆敢将她肖像大版面放在报纸上的报社还是极少数。
而且柴安平也没有因为这样一件小事就让拉克丝平抛头露面的打算。
“格雷西·雪莱……”
百夫长头盔后面的眉头拧起,这确实是冕卫小姐未婚夫的名字,在与先锋长喝酒的时候,他们都听盖伦提及过……
他一下子拿不定主意,要真是贵人,他直接下令绑人也不合适。
“等着。”
他闷声应了一声,赶回去询问了几声谁认得柴安平这人。
这下子严整的军阵反而骚乱了起来,因为刚才马蹄奔腾再加上风雪呼啸,大多数人都没听清柴安平说了什么,百夫长一说起他的名字,许多年轻人便猛地兴奋了起来。
“我认得!队长,我认得!”
“上一边去,我跟雪莱大人一起出席过宴会,我肯定能辨认出来!”
“……”
看着这群情激昂的样子,百夫长突然陷入了茫然——那人不就是冕卫小姐的未婚夫吗,怎么这些队伍里谁都不服的刺头突然就成这副模样了?
他逮了一个凑在最前面的手下,询问了原因,结果遭到了周围人难以置信的眼神鄙视。
随即众人猛地想起来——
狗日的队长不喜欢看报纸。
“啊这……”
被他抓着领子的手下语重心长的跟他说道:“队长,人家可是……救过陛下的。”
“是啊!是啊!”
“听说出使皮尔特沃夫的时候,还杀了一个诺克萨斯的万人敌呢!”
“是啊!是啊!”
有人拍了拍百夫长的肩膀,他侧目一看,竟然是隐藏在队伍里的真正指挥官!
哈伯德·纳尔森,无畏先锋第三部副参谋,也是第三部能力排名前三的千夫长。
“参谋!”
“咳咳,你以后还是得多看点报纸!”
盛放
百夫长:……
哈伯德叹了口气,点了两个最为踊跃还有那个声称在宴会上见过柴安平的人跟他一起过去认人。
无畏先锋精锐众多,每一部虽然都是千人建制,但里面的千夫长却是不下双手之数,简直就相当于普通部队的百夫长,哈罗德能够成为长官不光是因为“纳尔森”姓氏拥有着祖上的荣光,也因为他本身强大的实力。
跟在他后头的三个人眉飞色舞,就差没对着后面哀怨的同袍跳舞了。
“不过雪莱伯爵不是受命准备建立第一支法师军团了吗?怎么还会跟冕卫小姐出现在这种地方?”
“到时候问问不就知道了!”
哈罗德倒是没有手下那么兴奋,他眼里藏着抹忧色,心里实际上还是想着自己的任务。
无畏先锋营的第三部上千人分做五支游骑散入冰原、雪山之中,是有着重要任务的!
但他们奔波探索了数日,也没能找到盖伦让他们寻找的目标……
柴安平双手插在口袋里,毫不掩饰打量着围住两人的骑兵,这些人虽然年轻,但显然都是沙场老手,控制坐骑形成的包围圈距离把控的极好,既在自己黑炎的攻击范围之外,又可以保证可以第一时间冲杀到自己面前。
身边的拉克丝倒是没想那么多,她有些紧张的挽住柴安平的手,眼睛盯着脚下的靴子。
柴安平笑着挠了挠她的手心,示意她不必慌张。
哈伯德终于带着人过来了,他手里拿着得自百夫长手里的腰牌,在经过手下欢呼似的确认之后,他隐晦的打量了几眼柴安平后方的拉克丝。
相比之下他更熟悉的是这位都城的德玛西亚之花,当然以他的身份根本不可能与拉克丝有什么交集,顶多是在拉克丝探望盖伦的时候见过几次。
“雪莱伯爵,冕卫小姐!末将哈伯德·纳尔森,请恕我们失礼,实在是因为边境情况复杂混乱,不得不再三小心!”
他恭敬的向两人行礼。
解除了误会之后,拉克丝大大的松了口气,柴安平的脸上也多了丝笑意。
“不必多礼,挡在各位面前主要是有急事想要告知盖伦先锋长……”
他从口袋里拿出四块牌证,与哈伯德讲起了先前在碉楼中撞见的事情。
柴安平没想到对面的哈伯德只是凝目盯着他手中的牌证,神情言语之间却是一点都不意外。
“实不相瞒,雪莱伯爵,近来边境线上的斥候已经发生了多起被冻结成冰雕的事件,这给情报的传递造成了重大影响,我们无畏先锋第三部现在便肩负着查找真凶的任务。”
哈伯德咬牙道:“种种迹象表明,这应该是某种生活在冰原的异兽生物,但我们追猎了许多的冰属性怪兽之后,这种情况仍然没有终止……而且现场除了暴虐的能量以外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
当然没有线索了……
柴安平默然,他们的敌人可是一直在天上飞的!
“之后,我们甚至开始认为这有可能是诺克萨斯潜入的战争石匠引发的事件,我们怀疑……”
柴安平打断了他的推测,他严肃道:“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告诉盖伦先锋长,这些袭击事件的真相!与诺克萨斯人无关!”
“您探查清楚了真相?!”
哈伯德陡然拔高了音量,围在周围的士兵传来了几声抑制不住的惊呼。
柴安平闻言苦笑了一声:“与其说是我们查清楚了真相,倒不如说我们两个本来就是追寻着‘它’来到了这里,结果才知道了斥候死亡的事情。”
“‘它’?”哈伯德注意到柴安平的措辞。
“是的。”
柴安平放低了声音:“我们的敌人是一头龙,一头冰霜巨龙。”
“正是因为担心无畏先锋营还不清楚敌人,所以我才带着拉克丝匆匆赶来,防止巨龙对边境防线造成冲击。”柴安平说道:“万一北方部族借机南下,恐怕无畏先锋营也很难应对。”
哈伯德猛地倒吸一口凉气,显然也是立刻明白过来柴安平的担忧所在。
“这个情报必须立刻传递回帅帐!还有戍守北方的沃尔什大公!”
柴安平和拉克丝对视一眼:“我们跟你们一同前往,以我们的能力说不定还能帮上些忙……不过恐怕得请你们分出一点人帮我们去办点事情。”
柴安平都能想象晚上旅店老板在得知他们没有返回时的表情了。
两个普通的无畏先锋营士兵换一个光明法师外加一个领悟了形意的武者半神,怎么想都是盖伦大舅子赚了!
“没问题!”
突然就得知了任务得目标,哈伯德心里也火急火燎,简单安排之后便火速领着部队返回。
荒原雪 滄月
一头冰龙!
在这严峻的冬日里,会成为边境防线的巨大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