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9tx优美都市异能 全職國醫討論-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親自檢查分享-vcxyh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
“丁主任也给大家说说情况吧。”
袁长发对丁思明说道。
刚才冯主任说的是从西医角度看待和分析,现在丁主任则是从中医的角度来判断和分析。
丁思明替代了冯主任,手中的光标操控,屏幕上出现了患者的照片。
穿越之美夢成珍饈
“这是患者一个小时之前的情况,全身水泡,面孔漫肿、色红、胀大…….”
诡道诀 黑炭头
“我去,这样子看上去就像是胀大的猪肺。”叶明晨等不少人都吓了一跳,患者的样子着实很吓人,眼睛都睁不开了。
丁思明继续道:“患者周身皮肤红紫,口鼻渗着血沫,舍红且光,气息奄奄,脉细微稍数…….”
这个检查结果是丁思明亲自检查的,是患者一个小时之前的情况。
虽然这会儿人多,袁长发并没有提议这么多人一起去病房,但是丁思明的亲自诊断和检查其实和不少人亲自检查没什么区别。
丁思明也是堪比谭广平的中医专家,这会儿丁思明并没有说自己的判断,只是说了自己的检查,患者是什么样子,什么脉象,舌苔等等,这些方面丁思明的检查应该还是很权威的,出错的概率不大。
前文说过,中医就像是推理题,而望、闻、问、切则是获取条件的手段,你根据自己看的,问的,闻的和切脉所得到的信息,然后去进行推理,最终得出答案。
做过推理题的人都知道,获取的已知条件越多,对推理的帮助越大,推理出来的结果也越准确,而在获取已知条件这方面,丁思明的水平还是值得信赖的,在场或许也只有拥有宗师级诊断技能的方寒才能发现一些丁思明没发现的细节,而这也只是或许,并不是肯定。
之前不少人虽然凝重,但是都和方寒一样,因为条件不足,并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现在丁思明等于已经给了其他的条件,这一下在场的中医人也等于亲自给患者做了检查。
“方医生,患者的病机是不是热毒炽盛,血热妄行?”
夏青群轻声问方寒。
“嗯,不错,从丁主任的检查和患者表现出来你的情况来看,应该是热毒炽盛,血热妄行。”方寒点了点头。
“可是患者现在的血小板太低了呀,这种情况患者随时都有可能脑出血而死亡。”夏青群又道。
关宝成也点了点头。
这才是不少人都担心的一个问题。
患者些血小板数值太低了,口鼻出血,而且这种情况,患者确实随时都有可能脑出血,一旦脑出血,那就真的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其实和之前的三位院士以及会诊室内的其他专家的心思是一样的。
很多人都觉得,越是在这种情况下,医生越是应该果断,越是应该速度,可事实上并非如此,越是这种情况,医生们考虑的其实越多,把握、责任等等。
俗话说枪打出头鸟,这个时候谁出头,患者出了事,谁就要负主要责任。
一时间会诊室鸦雀无声,显得有些安静。
黄双群、杜云涛、唐云冲、乃至于阮尚坤和尚文敏等都是眉头微皱。
这其实不是这些人没担当,而是现在的一些医疗制度真的没办法做到面面俱到。
方寒学医之初,老爷子就告诉过方寒,行医之路要胆大心细,要勇于担当,但是同时却要懂得保护好自己,这里面的很多说法其实是很矛盾的。
这个度非常难以把握。
如何胆大,这个胆大其实是建立在一定的自信的基础上的,当你觉得你有把握,就要胆大,果断出手,无论是大剂量用药还是使用附子、大黄等一些具有争议的药物,其实都能体现一位医生的胆大。
谨慎保守的医生其实是看不出虎狼之药的。
心细就是要小心辩证,仔细求证,保证自己不会出错。
要勇于担当,该出手就出手,该自己承担责任的时候就要勇于承担责任,这个担当其实也是建立在自信和把握的基础上的。
自己都没把握,都没想好,完全就是赌命,那不叫担当,那叫鲁莽,用现在网络的俗语那叫送人头。
丁思明说完之后,就看向萧军铓阮尚坤等人这边,这会儿一群人都是默不吭声,做斟酌状。
看到丁思明看来,阮尚坤知道没人吭声也不行,缓缓道:“根据患者的症状和情况来看,其实也不能说完全就是死局,其实还是可以试一试的。”
阮尚坤开口,其他专家这会儿也都看向阮尚坤,特别是三位院士。
阮尚坤继续道:“只不过患者的情况危急,随时都有脑出血的可能,这个时候用药必须谨慎,不算是死局,可要说有多大把握也不尽然。”
是的,面对这种情况,要说试一试,或者说司马当做活马医,其实还是有办法的,哪怕是刚才三位院士说的其实也是赌命,可关键是你这个赌把握有多大?
药量怎么控制,怎么用药,毕竟患者没有太多的时间耽误。
“袁院长,丁主任,冯主任,患者又吐血了。”正在这时,有医生急匆匆进来汇报。
袁长发和丁思明等人眉头一皱,患者的情况越发危急了,要是再这么耽误下午,可能等不到商议好方案,患者就会出现其他意外。
原本方寒还打算再等一定,听一听其他人什么想法,可听到医生说患者又吐血了,方寒就知道不能再等了,站起身道:“袁院长,丁主任,我希望能亲自给患者做个诊断。”
这种情况,其他人是都不敢贸然上手或者贸然出头的,唯一敢试一试,或者说有些底气的那就是开挂的方寒了,模拟卡是方寒最大的依仗和保证,有着模拟卡,他可以在模拟空间做好实验,然后保证一剂见效,从而避免其他方面的意外或者失误。
可这个模拟的前提是,方寒必须和患者有接触,有了接触,他才能在模拟空间内模拟患者目前的情况,不能凭空模拟。
特工大小姐 祺罂
看到方寒突然起身,萧军铓的眉头就是一皱,他是不希望这会儿自己这边有人强出头的,而刚才萧军铓其实一直担心的是阮云飞,结果阮云飞没出头,方寒却站起来了,让萧军铓有些措手不及。
方寒起身,会诊室内很多双目光都齐刷刷的看向方寒,一些人甚至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培训班的学员都是认识方寒的,也知道方寒的一些本事,尽管如此,也有人觉得方寒有些冒失了,丁思明的判断难道还不够准确,还要自己亲自检查?
单单这个要求,其实就是对丁思明的质疑。
向日葵花向阳开 甄绾绾
换句话说,方寒的这个要求就等于说自己的望、闻、问、切等手段比丁思明强,要不然,何必亲自检查呢,丁思明已经讲的够清楚了。
除了培训班的学员和萧军铓等人之外,大多数人其实是不认识方寒的,特别是在协和这个地方,哪怕方寒之前名气不小,可毕竟是小地方,人家第一医院会去了解其他医院的谁谁谁吗?
知道方寒的也就是张嘉豪等一些外科领域的人,像内科,像袁长发、丁思明那是完全不认识方寒的。
再加上方寒年轻,二十来岁,这么突兀的站起身,瞬间就让很多人有些懵,这是哪儿混进来的实习生或者住院医?
萧军铓很是无语,硬着头皮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培训班的学员,江州中医医院的方寒方医生,郭文渊郭老的学生。”
这会儿哪怕萧军铓再不愿意,他也要帮着方寒介绍一下,而且介绍的时候,萧军铓也给方寒使着眼色,意思是你检查可以,没把握千万别出头。
“原来是方医生,方医生想要亲自给患者做个检查,当然没问题。”
这会儿的情况是袁长发这边巴不得有人接盘呢,之前不清楚方寒的身份不好说什么,既然知道了,你要检查,他自然没意见。
培训班的学员,郭文渊的学生,这两个身份完全足够了,至于年龄,人家能进培训班,就意味着是名医了,还在乎年龄吗?
“方医生,我带你去见一见患者。”
丁思明的心中其实是有气的,不过想法和袁长发差不多,只要你愿意检查,他是没意见的,反正这会儿已经很棘手了。
说着,丁思明还道:“还有人愿意跟着一起去看一看患者吗?”
昨日之爱
培训班这边又站起来几个人,要是没有方寒,他们看不看无所谓,现在方寒要做检查,他们跟着过去看一看也没什么,看一看又不少块肉。
“方医生请,几位专家,请。”
丁思明前面带路,方寒起身跟在后面,黄双群、唐云冲、杜云涛等五六个人跟在方寒身后,几个人一起出了会诊室。
病房距离会诊室并不远,进了病房,方寒等人就看到病房内人不少,看到丁思明进来,一位五十来岁的中年人面色难堪的质问:“丁主任,这种情况了,你们这边打算给我什么交代,我给你们说,我爱人要是出现什么意外,这事咱们没完。”
看的出,患者应该是有些身份和来头的,要不然哪怕生气,也不会这么有底气的和丁思明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