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pd5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起點-254,曖昧的風情畫:第七章(3)-mlgd6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罗菲听了刘仓的说词,不禁预感陈栋是不是曾带林芸芸去了偏僻的灵山呢?陈栋担心老板娘说出他曾带了一个女人去那里,才要掩饰他撞死羊的事,便问道:“那么老板娘有说,陈栋是一个人开车去那里的?还是和人一起去那里的?”
刘仓摇摇头道:“这个到没有说,当时我也没有必要问老板娘那么多,老板娘也没有说起。不过,当时我发现陈栋极其不乐意老板娘提及他到过灵山,我便怀疑他是不是带情人去过那里,便跟他开玩笑,问他是不是带了情人去了那里,他闪躲过我的目光,只是一笑而过,很是勉强。”
偏僻的山林里,是最容易发生罪恶的地方,同时也让人不容易发现。
網遊之死到無敵
恋人何时满
陈栋假若真像刘仓说的那样反常的话,罗菲觉得有必要亲自去灵山走一趟,看能不能找到陈栋和林芸芸去过灵山的证据。
陈栋究竟在逃避什么呢?是不是陈栋真的就带着林芸芸这个婚外情人去过灵山呢?林芸芸的失踪,是不是因为在灵山遇害了,她的家人和警察才不找不到她呢?
若愛只是轉瞬即逝
这真是大胆到令人发指的想法。
3
罗菲先是去了灵山最大的农家山庄——啸呼山庄,那里有住宿和吃食,外来旅游的情侣约会的话,都会选择在那里吃饭住宿,他想陈栋和林芸芸要来灵山的话,应该也会选择住在那里落脚。
那空气清新,安静,没有人打扰他们约会,这种地方最适合搞婚外恋的人来吃饭和住宿了,因为遇上熟人的可能性比较小,方便他们偷情。
这里的旅馆好像也抓住了消费者的心理,所以他们店里的服务项目很多都是情侣套餐。
这种地方虽然有旅馆,因地处偏僻,不像城市的正规旅馆,来住宿的人,需要出示身份证来登记。
星際之煉器萌仙
法外人
所以,罗菲查不到陈栋和林芸芸在那个山庄住宿过的记录。
罗菲把林芸芸和陈栋的照片,给那里的工作人员看了,他们说好像见过,又好像没有见过,毕竟来往的人太多了,若是没有特别特征的人,要想记忆深刻,好像很难。
罗菲说照片上的男女是那种老少恋关系,这种恋人来住宿,应该很容易被记住的吧!那里工作人员说,这种老少配的人来住宿,他们见得多了,他们不觉得那是一个什么奇怪的事情,会让他们见过了就不会忘记,所以也没有什么印象。
罗菲去了灵山其它几家规模小一点的旅店和饭店,询问了他们是否见过陈栋和林芸芸,但毫无收获。他们一致的说辞是,灵山是一个热络的旅游景点,来往的人很多,就算见过那两个人,很快也就忘记了。
罗菲想着星星烤全羊店的老板娘见过陈栋,而且记忆深刻,所以他决定去那里了解一下情况。
罗菲为了让老板娘待见他,先从做她的忠实顾客开始,他一个人点了一只烤全羊,奔波了一天,没有吃饭,打算吃烤全羊下酒充饥。
罗菲喝的兴致正浓时,逮住机会叫上一直在忙碌的老板娘,希望她跟他喝上一杯。他记得刘仓说过,老板娘曾主动要求跟陈栋喝一杯,想必她是一个豪爽之人,酒量也会不错。
老板娘看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独自来灵山,还点了一只烤全羊,不晓得他能不能吃完,出于好奇,便坐到罗菲对面,决定陪他喝上一杯。
罗菲给老板娘斟上酒,说道:“酒很醇香,羊肉很美味……”
“谢谢你的夸赞!”老板娘笑意盈盈道,“你一个人来灵山自个儿点了一只烤羊,一个人独自享受,我真是羡慕你有这样的雅兴!”
罗菲打量了一下那家露天烤全羊店,说道:“在这样美妙的地方做生意,才是令人羡慕,每天除了能够呼吸新鲜空气外,烤羊肉的美味,也是随时都能飘进鼻息,你真是住在仙境里呀!”
老板娘一阵大笑,说道:“你也是逍遥的像神仙,才到了我这仙境的。说说吧,你是失恋了吗?要到这安静的大山来寻找心灵慰藉?还是有别的什么事?”
罗菲把羊腿上的一块肉,切好递送给老板娘,说道:“你先吃了这块肉,我有事相求。”
剪呀剪 原石闲人
老板娘拿着肉,说道:“你要说说是什么事,看我能不能帮你,要是我一口吃下去,不能帮你,这肉我就白吃了哦……你会后悔莫及的!”然后发出爽朗的一阵大笑,洁白的大板牙暴露无遗!
罗菲道:“白吃了也没有关系,我一个人吃一只羊,太暴殄天物了,所以请你吃,若还是吃不完,就叫上你的家人一起吃吧!”
老板娘望着烘烤架上黄金亮色的烤羊,说道:“说吧,有什么事需要我做?只要我能帮上忙,不一定要请我全家吃烤羊的。”
罗菲把陈栋和林芸芸的照片拿出来,放到老板娘面前桌上,问道:“这两个人,你认识吗?”老板娘拿起照片看了看,一眼认出了陈栋,说他开车撞死过她家的羊,没过一段日子,还和一群人,到她的店里来吃了烤全羊。至于那个女孩,她努力回忆了好久,说没有见过这个人。如果那个女孩曾到她店里吃过烤羊的话,可能见过,但记不太清楚了。
罗菲让老板娘讲讲,陈栋开车撞死她家羊的情形……越详细越好!
老板娘是一个开朗活波的女人,绘声绘色地讲了陈栋撞死她家羊的经过,估计是一杯酒下肚,整个人好像兴奋了,好似不是在讲自家羊的悲惨遭遇,而是在讲一个大家喜闻乐见的桃色事件。
等老板娘讲完后,罗菲问了几个跟案子有关的问题。
“照片上男人叫陈栋,是一个画家,”然后罗菲表情严肃地问,“当时车上有几个人?”
老板娘看他的表情突然变得严酷,想必是要问她跟他想了解的什么真相有关了,犹豫地一下,说道:“我看车上副驾驶上好像有一个人,现在小轿车的玻璃都是从里面看外面很清楚,从外面看里面会比较模糊。我只是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影在里面,再者他把我羊撞死了,我的心思在羊身上,我也只是瞟了车里几眼。”